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2019-05-06 作者:回馈社会   |   浏览(149)

新华社北京4月15日电 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近年来,今日头条、新浪微博、腾讯、阿里、360、秒拍等相继进军短视频行业,拼补贴、拼政策、拼流量……其运营方式给自媒体行业带来波澜壮阔的变化,但其传播内容却泥沙俱下。互联网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视听内容?近期短视频行业的治理规范,给我们提供了明确答案。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短视频;组合拳;治理规范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年来,今日头条、新浪微博、腾讯、阿里、360、秒拍等相继进军短视频行业,拼补贴、拼政策、拼流量……其运营方式给自媒体行业带来波澜壮阔的变化,但其传播内容却泥沙俱下。互联网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视听内容?近期短视频行业的治理规范,给我们提供了明确答案。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挑战社会底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网络直播行业自2016年开启井喷式发展,全民参与,却也乱象丛生,缺乏监管。有网友指出,在一些视频网站,“什么辣眼睛、毁三观的视频都有,唯一没有的,就是底线”。在直播中吃灯泡、进行性挑逗,恶搞英雄人物、国家政要;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这类乱象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不良影响。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而据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49.1%的受访者每天浏览短视频半小时以上,66.3%的受访者在网上发布过自己拍摄的短视频。聚集着几亿流量的视频网站,“低俗流行”充斥其中,与主流文化大相背离。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作为网络文化的产物,短视频兼容了碎片化接受情境和感官化内容形态两种特征,迎合了受众填补闲暇时间的需求或获取感官刺激的心理。”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常江说,一些用户追求感官冲击,一定程度上滋长了低俗内容的传播空间。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流量推手作怪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如此低俗的内容大行其道,究竟谁是背后推手?

www.2003.com,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据记者调查,散布低俗网络视频、恶搞网络直播的人,有一部分是“专职”,以此敛财。如网络主播,他们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他们认为,离奇乖张的内容意味着流量,流量就意味着利益。还有一部分人,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尤其是价值观还未成型的青少年,跟风玩快手、抖音、火山小视频等,互相攀比粉丝数量,把低俗当作一种潮流来膜拜、效仿,以此满足自己的“成就感”。这也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同时,低俗视频的流行与平台的纵容也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3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为了博取巨额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网络强力去“霾”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乱象越演越烈,主管部门再不能坐视不管了!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使出“组合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回馈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