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驶员未挂空挡拉手刹被碾死 家属保险索赔被驳

2019-05-17 作者:回馈社会   |   浏览(111)

中新网南京6月29日电 受社会关注的南京“宝马车民事赔偿案”今天一审宣判,江苏省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各被告赔偿两死者家属共计171.6万元,其中被告王季进个人赔偿两名死者家属共计155.7万元(含其先期赔偿的10万元),余款由5家保险公司分担。

  重庆五中院审理认为,双方当事人在二审诉讼中主要争议为司机刘某是否是本次交通事故的第三者。对于交强险部分,该车驾驶员刘某因自身过错致其受损,由于自己不能成为自己权益的侵害者及责任承担主体,故死者刘某不能转换成为本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中的第三者。对于商业三者险部分,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明确约定,将被保险人排除在第三者之外,刘某属合同约定的被保险人,其被保险人的身份不因空间位置发生改变而改变。重庆五中法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对于太保上海分公司应否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法院认为,被告王季进在事发时有合法驾驶资格,且其事发时处于精神病状态,其离开现场的主观目的并非肇事逃逸,被告太保上海分公司认为被告王季进系非法驾驶且属于肇事逃逸,与事实不符。交强险具有鲜明的公益性和强制性,其设立目的主要是为了保障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依法及时得到赔偿。即使在驾驶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等情形下,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亦应就受害人的人身损害向受害人及时进行赔付,故被告太保上海分公司认为其不应承担交强险赔偿责任的理由,于法无据,不予支持。

  死者家属不服一审判决,向重庆五中院提起上诉。

肇事者近照。法院提供

  因刘某停车时将该车档位挂在空档,且未将驻车制动手柄拉至有效制动部位,导致其下车后车辆沿下坡向前缓慢滑行,在滑行过程中驾驶员刘某绕行到车辆车头前,反方向推动滑行车辆企图将车辆拦停,被车辆滑行惯性撞到后,碾压致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www.2003.com 1

www.2003.com,  故死者家属要求被告在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额内赔付保险金于法无据,法院判决最终驳回死者家属的诉讼请求。

此后,两死者家属分别将王季进、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及4家涉案车辆的保险公司告上法庭,要求王季进等被告赔偿其各项损失170余万元。

  首先,机动车驾驶系高度危险作业,任何一种危险作业的直接操作者不能构成此类侵权案件的受害人。本案中,作为危险作业直接操作者的刘某,不能成为本人利益的侵权人,并对自己的损害要求自己保险的赔偿。

2015年6月20日13时50分许,被告王季进驾驶陕AH8N88轿车沿南京市石杨路由西向东行驶至友谊河路路口,在前方直行和左转弯交通信号灯均为红灯禁行的状态下,违章进入左转弯车道直行,并以195.2km/h速度高速直行,冲进横向正常行驶的车流中,猛烈撞上在该路口由南向西左转弯正常行驶的由薛某驾驶的苏AC383V轿车致其解体,造成薛某及副驾驶乘坐人刘某被抛出车外当场死亡,及多车受损的交通事故。

  中新网重庆1月4日电(郝绍彬 向蕻 鄢唯)将驾驶的小客车停放斜坡上后下车办事,因粗心既没有挂空挡,也没有拉好手刹,车沿着坡道慢慢滑动,驾驶员发现绕道车前试图用身体拦停客车,结果客车将其带倒并从其身上碾过,送医后不治而亡。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4日发布消息称,该院对此纠纷作出维持原判的二审判决,认定死者刘某不属于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中的“第三者”,死者家属要求被告在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额内赔付保险金于法无据,法院判决驳回死者家属的诉讼请求。

交通管理部门认定,王季进驾驶机动车违反交通信号规定从转弯车道直行超速通过路口肇事,是造成此交通事故的直接原因,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

  其次,根据《保险法》及交强险条例相关规定,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均是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且交强险明确将被保险人的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排除在保险范围之外。同时,原、被告双方也已明确、有效地约定将被保险人排除在第三者之外。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回馈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驾驶员未挂空挡拉手刹被碾死 家属保险索赔被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