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远不及苹果 云业务能否撑起微软万亿市值?

2020-02-06 作者:计算机教程   |   浏览(83)

1月20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宣布了一个新计划,公司将在未来的三年内捐赠给非营利组织及大学价值10亿美元的云计算服务。

随着苹果、亚马逊纷纷掉队,微软如今是全球资本市场唯一市值超过万亿美元的科技公司。

图片 1

史蒂夫.鲍尔默任期内,微软的营收翻了3.8倍,市值却一直在3000亿美元左右徘徊;萨提亚·纳德拉上任后至2019财年,微软的营收仅仅翻了1.4倍,市值却翻了3倍,并于2019年4月25日突破1万亿美元,超越苹果,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

微软捐赠价值10亿美元云计算服务 7万余组织将获此技术

营收和市值增长的巨大反差令人疑惑,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如何让“大象起舞”?云业务究竟能否撑起微软的万亿美元市值?

此外,微软公司还将为大学研究人员提供Azure存储和计算资源。同时,微软也在扩大其捐赠计划,在2017年底前,至少在15个国家发起20个类似的项目。

意料之外的继任者

微软的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表示,“微软被赋予了推动全球云计算服务捐赠的使命,这是我们这一代最具革命性的技术。现在,有70000多个组织将获得这项技术,这项技术将帮助他们应对社会挑战,并最终改善人类的生活条件和推动新的增长。”

2014年2月4日,萨提亚·纳德拉很早就开车去了位于西雅图东部雷德蒙德的微软总部园区,他要提前准备当天就职讲话的内容。大半年前,微软时任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鲍尔默宣布,将在12个月之内退休,而且公司董事会已经启动了物色下一任新首席执行官的程序。

萨提亚·纳德拉的上任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因为在众多候选人中,时任微软云计算和企业部门执行副总裁的萨提亚最不起眼。为此,英国博彩网站Ladbrokes还专门开设了鲍尔默继承人的竞猜项目。其中,诺基亚CEO埃洛普以1比5的赔率高居榜首,微软首席运营官Kevin Turner以1赔6的赔率位居第二热门候选人,萨提亚.纳德拉仅仅位列第8。在外界看来,萨提亚.纳德拉的胜出就是一个“冷门”。

但在一些微软“老人”眼里,一直作为“局内人”萨提亚·纳德拉是新任首席执行官的不二人选。

萨提亚.纳德拉1967年出生于印度海得拉巴。1990年从威斯康辛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后进入太阳微系统公司工作。太阳微系统公司有“工作站之王”之称,大家熟知的 Java就是这家公司开发的。1992年,萨提亚入职微软,开启了其在微软工作的漫长之旅。

可以说,萨提亚.纳德拉在进入微软时就自带“企业服务”和“云”的基因。

入职微软时,萨提亚.纳德拉从事Windows NT方面的工作。Windows NT是一个32位操作系统,旨在将消费者程序扩展到商业系统中,今天被广泛使用的Windows10就是建立在Windows NT原始构架之上。

在Windows NT工作几年后,萨提亚.纳德拉进入开发视频点播服务的项目团队,并担任Tiger Server 项目的产品经理。此后,萨提亚.纳德拉在Dynamics ERP 业务、 Dynamics CRM业务 、Office 小企业产品线的开发等项目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2008年的某天,在Dynamics业务领域已经驾轻就熟的萨提亚收到鲍尔默的邀请,鲍尔默希望他能带领团队开发在线搜索和广告业务。在此之前,萨提亚从未参与过面向消费者的业务,也没有追踪过微软在开发搜索引擎方面的努力。

萨提亚.纳德拉算是“临危受命”。他在自己的着作《刷新》中回忆当初鲍尔默和自己对话的情境,“你可想好了,这可能是你在微软的最后一份工作,如果失败了,那可没有降落伞,你可能会和它一起坠毁”,鲍尔默对萨提亚说。

确实,当时的微软已经陷入了转型和业务进化的低谷期。在内部,2008年微软的个人计算机出货量和财务增长已经陷入停滞状态。2008财年,微软营收604.2亿美元,2009财年下滑到584.37亿美元。

在外部,苹果、谷歌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销量呈现快速上升趋势,搜索和在线广告收入持续增长。

错失移动互联网机遇的微软急需建立除Windows和Office之外的竞争力,搜索和云业务就成了鲍尔默重点关注的领域,为此鲍尔默宣布公司会投入87亿美元用于云技术等领域的开发。

2010年年底,已经在微软内部秘密研发云基础设施产品的雷.奥兹宣布辞职。雷.奥兹曾就职于微软第三大业务部门——服务器与工具事业部,为此鲍尔默要求萨提亚担任STB部门的负责人,从推动Office业务的云端转型开始,发展微软云业务。

从后来微软搜索及云业务的发展来看,萨提亚显然没有辜负鲍尔默的这份信任。

2009年微软发布了第一代公有云Azure。Azure服务平台包括Windows Azure、Microsoft SQL数据库服务、Microsoft .Net服务、用于分享、储存和同步文件的Live服务、针对商业的Microsoft SharePoint和Microsoft Dynamics CRM服务等。同年6月1日,微软全球同步推出新搜索品牌bing。

从外部看,此时的微软Windows Azure虽然还难以与亚马逊、谷歌、Salesforce.com和VMWare等云业务匹敌,SQL Azure还要面对 IBM,Oracle和其他开源产品的竞争,但从营收数据上看,微软云业务对公司营收的贡献越来越大。

虽然2009财年—2013财年微软并没有单独披露Windows Azure、Microsoft SQL Server等云服务的营收情况,而是将这部分收入放在了“Server and Tools”业务之下。但从这5个财年不同业务的营收变化看,“服务器和工具”的增长一直处于快速攀升状态。2009财年,这一块业务营收146.86亿美元, 2013财年就上升到202.95亿美元。

而微软一直以来的营收大头“Windows & Windows Live Division”业务却从2011财年开始基本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2011财年这块业务的营收比2010财年减少了1400万美元,2013财年比2010财年减少了1.12亿美元。

随着微软“服务器和工具”营收的逐年增长,微软云服务业务逐渐浮出水面。2014年3月,就在萨提亚.纳德拉上任微软第三任首席执行官不久,微软宣布将Windows Azure更名为Microsoft Azure,这向外界释放了一个信号,微软的云业务不仅与Windows有关,更是微软整个公司业务的重点。

让大象再度起舞

“我们的行业不尊重传统,只崇尚创新,在一个‘移动为先,云为先’的世界里,如何让微软实现成功是我们面临的共同挑战”,在上任仪式上,萨提亚.纳德拉以这段话开场。在微软此后的发展中,移动技术和云业务一直是萨提亚操刀微软、让微软重生的关键词。

事实上,在移动业务方面,微软前任CEO鲍尔默很早就意识到了移动技术的重要性。为对抗不断崛起的谷歌Android系统和苹果IOS系统,2010年10月11日晚9点30分,微软正式发布了智能手机操作系统Windows Phone。为提高微软在智能手机系统的市场份额,微软还曾寄希望于购买曾经的手机巨头诺基亚来实现“弯道超车”。

2011年2月,微软与诺基亚达成全球战略同盟。2012年,诺基亚首席执行官史蒂芬.埃洛普宣布,诺基亚将采用Windows作为诺基亚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2014年初,微软完成了对诺基亚的收购。

从当时全球智能手机的竞争格局看,诺基亚和微软的努力犹如螳臂当车,显然难以扭转Android和IOS两分天下的局面。一个不争的事实摆在了鲍尔默的面前,微软已经失去了从正面和Android及IOS较量的最佳时机。

与鲍尔默想重建一个手机生态系统对抗Android和IOS不同,萨提亚.纳德拉一开始就认为这个世界上可能不需要第三个手机生态系统,除非有人能从底层改变游戏规则。

在正式上任微软首席执行官后的第5个月,萨提亚.纳德拉正式宣布,公司将在接下来的一年内裁员18000人,而被裁员工则主要集中在收购诺基亚带来的25000名员工。显然,微软收购诺基亚是一次失败的交易。

后来微软的发展路径证明,与鲍尔默最初的“与竞争对手正面对抗”思维不同,萨提亚.纳德拉的观念更为开放。“进军移动计算领域,我们需要的是一种全新的、与竞争对手区隔的战略,我们的创新要围绕用户需求而非围绕用户设备展开,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满足数十亿客户的需求,无论他们选择何种手机或者平台”,萨提亚.纳德拉说。

2014年3月,微软宣布将Office套件带入iOS平台。几天后,微软又发布了iPad版Office。微软的态度也得到了苹果的积极回应,苹果开始邀请微软一起优化Office 365,使之适用于苹果新产品,并邀请微软高管参加苹果的新品发布会。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计算机教程,转载请注明出处:营收远不及苹果 云业务能否撑起微软万亿市值?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