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王国德国:从古典到现代www.2003.com

2019-05-01 作者:集团团建   |   浏览(149)

  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路德维希·梵·贝多芬,理查德·瓦格纳,他们仅仅是赫赫有名的德国伟大作曲家当中的几个代表人物。这些音乐大师的作品素来是大型歌剧院和节日剧院的固定保留曲目,例如,在拜罗伊特、斯图加特、莱比锡、慕尼黑、汉堡、柏林或者法兰克福,古典音乐发烧友们都可以一饱耳福。位于德累斯顿的森帕歌剧院不仅以其独特的建筑风格驰名内外,其精湛的音乐演出也是必不可错过的一大亮点。

www.2003.com 1

  除了古典音乐,德国的艺术家们在现代的摇滚和流行音乐领域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佳绩。其中妮娜就曾凭借着自己的成名之作《99个气球》登上了国际流行歌曲排行榜。如果说现在的流行巨星给音乐发烧友们带来心跳加快的感觉,那么在中世纪,当仁不让的则是宫廷抒情诗人。他们在满怀深情的叙事谣曲中歌颂着爱情。在21世纪的今天,这项中世纪的传统依然保留迄今——比如在艾费尔的皮尔蒙特古堡。在这里,一年四季都定期上演以中世纪现场音乐为主打的上午茶节目,例如在近期的2005年10月9日和2005年11月13日。

自1月上旬东艺展开街头调查以来,“布商大厦”来沪演出的消息便持续发酵。不少北京、广东等外埠的资深发烧友专程通过网络、电话订票,表示要打“飞的”来听现场。

  “音乐剧”大流行也从美国传到了德国。在此期间,德国众多城市的大舞台上都将上演这种奢华的演出作品,其中部分以本土故事为主题。例如,在新天鹅堡的节日剧院,游客们就可以了解巴伐利亚的童话国王波澜起伏的一生。片名为《路德维希二世》的音乐剧门票为每人16.85欧元起。

或许就连马勒本人都没想到,一百多年前,他的名字还仅仅只和杰出的指挥家划上等号,但如今,他却是位被奉于神坛之上的作曲大师。激荡在后浪漫主义与现代音乐更迭之际,马勒的作品充盈着深邃的人性哲思,不过由于太过“先锋”,他始终未被当时的主流乐坛所接纳,英国《泰晤士报》甚至在马勒辞世时对其交响曲抛出“粗俗”的字眼。所幸的是,借助伯恩斯坦接二连三地将他的传世之作从一堆废纸中拯救出来,马勒旋即成为全球各大交响乐团竞相追逐的对象,而他作为作曲家的身份也随之被推上一个前所未有的历史高度。著名乐评人哈罗德•勋伯格撰文称,“难以想象还有哪位作曲家引起了这样的忠诚。”

  对于音乐发烧友来说,现在除了可以在狂热的爵士乐酒吧欣赏自己的所爱之外,高雅的爵士乐业已成为德国城市众多节日的节目单上的固定曲目。例如,在这个秋天,从2005年10月12日至15日,在莱比锡就将飘扬起悠扬的爵士乐音。2005年11月4日至6日,格廷根也将同样响起爵士乐的动听乐音。作为德国的“爵士乐之都”,美因河畔的法兰克福早已远近闻名。每年都会举办的“德国爵士乐节”是其中的重头大戏,2005年10月7日至9日,在这里将举行第36届爵士乐节。

在这股音乐浪潮的推动下,以“听交响 到东方”为口碑的东艺,安排乐团上演马勒的交响曲自然是主办方多年来精心策划的重点。哈丁和马泽尔曾分别执棒瑞典广播交响乐团及英国爱乐带来马勒一,去年亮相国际艺术节的托马斯携旧金山交响乐团献演马勒五。此外,马勒第二、四、六及交响声乐套曲《大地之歌》也都在东艺的舞台上大放异彩。然而,令人遗憾的是,马勒毕生唯一一部跳脱人生追问,改笔描绘自然本色的《第七交响曲》,却从未在上海这个中国最具交响底蕴的城市被奏响过,而这里却曾经是“马勒”在中国第一次公开亮相的地方。即便放眼全球,马勒七在他所有交响曲中也是最少上演且最难演出的一部。捷杰耶夫曾坦言指挥马勒七简直能让人累得脱层皮。的确,仅仅凭借娴熟的技巧,并非能过得了马勒七这关。有音乐评论家指出,指挥马勒七不仅要具备驾驭庞大交响乐队的能力,而且对于音乐中潜藏的复杂情绪也要有着敏锐的洞察力,从而才能达到理性与感性恰当好处的平衡与融合。

通常,东艺在与国外乐团商定演出曲目时,有着几条基本定律。即对于那些演奏水准和认知度都较高的乐团,会首先考虑在国内不太上演的作品,而对于演奏水平高、认知度却偏低的乐团,则会安排一些中国观众较为熟悉的作品,以利推广。所以,当“布商大厦”向东艺推荐马勒七时,剧院方面起初考虑到这部交响曲从未在上海演出过,“布商大厦”在国内的知名度也相当有限,给予了婉拒。夏伊为此专程写来邮件,表示希望上海观众能相信他本人及乐团的实力,并认为这将是次令人难忘的经历。鉴于夏伊近几年带领乐团在演奏马勒作品上的成就,加之东艺历来有着引进优秀首演曲目的传统,最后主办方还是欣然接受了团方及夏伊本人的提议。事实上,早在2011年,夏伊便在莱比锡创办了国际马勒音乐节,并于同年开始了马勒交响全集的录制工程。《芝加哥论坛报》曾不惜溢美之词大加赞誉道:“这些莱比锡人演奏的马勒,绝不像是在说一门新语言那么生硬,而像是他们的母语般娴熟自然,让人感到亲切。”同样,布商大厦管弦乐团自尼基什时代起,就将演奏马勒作品列为乐团的核心曲目之一,且在历任指挥的悉心调教下,这一传统得以不断延续,并在夏伊手中被推向更为广阔的世界舞台,尤其是马勒七这部让众多指挥大师望而生畏的交响名作,却出人意料地成为了夏伊与“布商大厦”之间演绎最为频繁和擅长的马勒经典,双方早在2003年就有过首次合作,而在2006年夏伊上任后的首次欧洲巡演中,他也是钦点这部作品作为重磅曲目,指挥上可谓颇有心得。固然,此番莱比锡版的马勒七在东艺上演,不论从申城演出历史的补白价值还是马勒交响曲本身所独蕴的魅力来看,都无疑值得关注。

需要提醒的是,3月14日的演出曲目仅有马勒《第七交响曲》一部作品,并且无中场休息时间。为引导观众更好地欣赏本场音乐会,同时避免因迟到而不能进场的遗憾,东艺特意在当晚六点音乐会正式开始前,邀请到知名乐评人曹利群带来主题导赏讲座,购票观众可凭票券直接入场。

孤独旅人的生活冥想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集团团建,转载请注明出处:音乐王国德国:从古典到现代www.2003.com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