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坯》张福顺

2020-02-08 作者:集团文学   |   浏览(160)

郭能叔犟,犟起来的时候说话,从他嘴里蹦出来的吐沫星子掉地上,那可都是落地铿锵,钉是钉、铆是铆。特别是在他干生产队长的那个时候,能叔的犟脾气一上来,惹得那些跟着他干活刚出校门的青年小伙子们,没有一个不畏惧怕他。所以,在能叔的背后,小青年们都不喊他能叔,而是统一口径的叫他‘能犟’。也是,尽管能犟叔当的生产队长这个官职,在行政上根本挂不上什么档次,可能犟叔自己却管多没有拿自己不当干部。要不,在领着青年小伙子们干活时对个别整歪垄、碰掉苗的失误者,拉起官架子说一不二的那个做法和威风劲,谁见了谁怕,谁也别想给他扭出半个紟来。
  能犟叔耍威风尽管不大喊大叫,可是很有一股子威慑力。每逢他在前面领着别人干活的时候,脑瓜子后面都长着眼睛。不管谁干错一点活时再怎么掩饰匿藏。他都能立马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你的面前,先是悄没声的示范一遍。然后凶神般的两眼一瞪冒出一句:‘等着秋后挨罚吧’。吓得那些刚出校门的青年小伙,全都伸舌眨眼的心中打颤。尽管有许多是怀揣着‘志在四方’而不甘心务农的志愿者,也心生惧怕不得不煞实心思跟他学,卯足劲头把自己磨练成拿得起、放得下的庄稼里手。
  能犟叔有时候犟的也让当事者、旁观者敬佩。就拿‘等着秋后挨罚吧’这句话来说。不知他是记性不好,还是故意含着明白使糊涂。反正秋后挨罚,一个也没有兑现过。像这样的事,也不是什么秘密,管谁都知道。等到秋后算账的时候,好事者就提醒:某某该罚钱扣粮了。能犟叔总是一脸温和,语气细腻:学活路谁没有个闪失做错的时候,记住了,不再犯就是好伢仔。一句话,说的那些刚学农活的小伙子们心里暖暖地,也都产生出敬佩的共鸣,并变着方的多做事、做好事,以妳补自己学生活时所做错的事情。
  在教后生们学习农活的时候,能犟叔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要常想着别人、多想着集体”。他对别人是这样,对自己的孩子更是有过之。有一年的中秋节,能犟叔刚上小学四年级的儿子郭刚到集体的菜园子去买韭菜,看园的大爷念他爹是生产队长、郭刚又长得很讨人喜欢,就没收他买韭菜的两角钱。郭刚高兴的回家一说,能犟叔两眼一红说:快送回去,咱家八辈子的人都叫你丢尽了。说完,两串断线的泪珠,吧嗒吧嗒的掉到地上。
  郭刚把钱送回去了,尽管中秋节的饺子没有吃成,可能犟叔的犟劲,却给郭刚铺平了一条立志成才的成长之路。从此,郭刚在自己的灵魂深处烙下了:‘与损人断交,与肥己绝缘,’的做人的原则和处世宏愿。自打这事以后,郭刚不仅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和道德观,学习上也更加扎实,成绩直上。等他医大毕业以后,母亲本想着要他回来守在自己身边,为家乡父老诊病造福,可郭刚却拧着要报名参加援藏医疗队。电话跟父母一说,母亲还没来得及发出阻拦的命令,能犟叔就夺过话筒喊了一句:这样做才是我郭能犟的儿子。
  郭刚的援藏心愿促成之后,能犟叔觉得自己很荣耀。荣耀的使他严肃的面孔也旧貌换新,见人还没有开始说话,脸上就先挂上彩霞。整天都乐呵呵的欢乐无限。可是,这种欢乐的日子他没能享受多久,就突然感到身体不适而病倒了。开始,能犟叔还以为是伤风感冒,没拿不适当回事情。等找到村赤脚医生量量体温、听听胸腔。一句:“这病我看不透,还是到大医院去做个全面检查吧”震惊了能婶。能犟叔却强颜欢笑:“人吃五谷杂粮,哪能没有头疼脑热的。咱是干力气活出身,身子骨没那么金贵”。可是到医院一检查:“肺癌!已到了晚期”。
  能犟叔住院了,乡亲们都到医院里来看他。老伴抹着泪要把儿子从西藏叫回来。能犟叔瞅着乡亲们拿来的包包礼品嗓子哽咽说:“咱这里有医生,郭刚要给那么多藏民看病,干的是大事。怎么能因为我一个人而把他找回来”。等到郭婶背着能犟叔把郭刚找回来,能犟叔已将撒手天缘。郭刚含泪在整理能犟叔的遗物时,在他的枕头底下发现一本记载着一笔笔乡亲们来看望他时所拿礼品的账单,在账单的最后,还重重的写了一句:孩子,一定要用亲身行动,替父来还大伙这笔深情的浓债。   

这是四十年前的事了。

 洼里的庄稼,再晚也不过秋分己收完了,最晚在寒露之前该种的小麦也种上了。地净场光。生产队的农活己不再繁忙。

庄稼人的曰子,不忙有不忙的打算。

 这个时节,有的社员家就要做一件一辈子最大的事情-给儿子盖房。盖房的确是件大事,生产队分的麦子,过年,过节都舍不得吃,要留着盖房时磨成白面请工用。平时养的一两头猪,几只鸡获得的钱一点点攒下,累积成盖房的资金。盖这一次房,全家老幼要象节粮度荒一样俭省好几年。

 “挑河打堤,盖房脱坯,拨麦子锄地,抱着孩子看戏。”这是运河边儿的四大累。脱坯,需要生产队的壮劳力,谁家脱坯用工必须向生产队长请示,叫做“请工”,壮劳力得到生产队长批准,去社员家干活称为“助工”,请工的人家要管助工的好吃喝,还要拨自己的工分给助工的。

 秋后,也需要脱坯的王三愣,趁生产队晚上记工,派活的时候,来向老队长请工,王三愣平素说话孟浪,做事小气,老队长问他需要多少人?王三愣答:“我要吃的少的,跑的快的,越多越好……”老队长从未见过这样来请工的,气得一时没转过神来,满屋子壮劳力们听了王三愣这话,个个鼻子都气歪了……,老队长冲他吼了声:“没有!”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脱坯》张福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