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003.com】【百味】我曾站在这凝望你(短篇

2020-02-15 作者:集团文学   |   浏览(86)


  十年了,我时常一个人走在空旷的路上时便会想起你,脑海的另一个自己不停地反问自己值不值得,不停追问那没有结果的答案。实际上,对你的爱,还是一直低微至尘埃。
  在出国之前,我又再一次来到了你我相遇的那城,来到了我们曾一同生活了三年的那一所大学。听着琵琶语,走过你曾走过的街道,去了我们曾一起走过的路,我想只有这样才能捕获你曾在这里所遗留的气息。
  这是现在的我所能做的,也是我还能唯一能这样做的事情,以此来证明我们有过怎么样的关系,又或者证明曾经的我到底有多爱你。在我的眼里,你记不记得我都无所谓了,之所以站在这里,只是为了让自己感受一下,我曾经是如此的卑微站在这凝望过一个人。
  落日的余晖下,看着阳光把我的影子拉长,在落寞中捡回过往的曾经。或许,离开这座城后,我轻微的气息也将如同你的消失我眼前般,就此消散,而我是否也真的能做到不再爱你了。
  
  二
  时间过得真快,在下个月底举办一场同学聚会,我本来想着我要以怎么样的姿态再次出现在你的面前,成熟?文雅?温柔娴淑……还是亦如曾经这般不曾改变?对不起,亲爱的,我决定放弃了这个念头,就像多年前你所说的感觉我总在逃避某些东西一样的逃避。是的,我只是在逃避对你的情感,你不曾知道,如此这般,那又如何?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你再次听到我的名字,隐约间会想起我,想起有那么一个女生的存在,只是想不起长什么模样。又或者你什么都已经想不起了,不过没关系,只要能从其他同学的口中听到我的名字,对我来说就已足够。我承认,我的确有点固执得可笑。
  如今回想,与你见面在什么时候,我也忘了,没想到我连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也会忘记。虽然我们是在同一个班级,但知道你的名字也是一个月后,有点奇怪,明明在一个班级却并不知道同班同学的名字。或许是因为我的生性古怪,与我无关的事情从来都懒得去理,更何况是一位不曾有交集的人。
  还记得那天,阳光懒散,一个人闲来无聊便坐在靠近篮球场的那棵树下。随意翻阅随身携带的书籍,就这样,毫无防备,一个篮球刚好滚到了我的脚边。只是突然的抬头,与你的目光相触,短短的一瞬间,我却感觉时间似乎定格了一样。眼睛掠过你的身上,瞬间被你的眼眸吸引,心里瞬间起了涟漪。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像是做了坏事的小孩般低下了头。你似乎并不在意,定是因为有很多女生这样看着骄纵惯坏的你。我以为你会把球捡起来后直接走远,没想到你会开口问了我一句:“同学,我们好像是一个班的吧,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叫谢子川。”
  “许静。”我冷冷回答。
  “嗯,人和名字一样。”你调皮般的对我说这句话,有点戏谑。
  “嗯。是吗,谢谢!”这是我一贯的作风,外冷内热。语气中透露出懒得理睬的高傲。
  我的不冷不热似乎让场面有点尴尬,毕竟我是不太爱言语的女生,能不说话时就尽量不说话。你有点难为情的低下了头,然后玩弄手心了篮球。我想,你定是第一次遇见像我这般无趣的女生吧,还是应该说你比较腼腆?可能是我的自作多情的幻想吧。就这样顿了几秒,还好你的队友叫了你一下,打破了这沉默的尴尬。
  你转身走的那一瞬间,回转过头一脸诚恳的和我说了句:“许静,认识你真高兴。”
  这是第一次有人和我说想要认识我,有点吃惊,脸上瞬间布满了红晕。看着残余的阳光洒落在你的身上,把你的背影拉得欣长,我竟有一种戏剧性的错觉,毫无预兆,彻底沉沦。“谢子川……谢子川……”我心里一直默念你的名字,生怕一不小心就轻易忘记。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算是意义上的相识,没有过多的话语,仅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
  我想,要是当时你的球没有滚落在我脚边,或者你没有和我说认识我是件高兴的事,那我就不会知道你的存在,也不会记住你的名字,可惜,没有太多的如果。我更愿意去相信是一种缘分。
  
  三
  日子波澜不惊,没有太多的忧伤与悲哀,毕竟生活不是小说或电视剧,哪来那么多偶像剧的剧情。偶尔与你在班级上见面,你都会“嗨!”一声朝我微笑。我会故意把脸转向一边当没看到,其实还是忍不住背地里偷笑。
  在大学,有一种特别无聊的课程叫:“马克思主义哲学”,这课程的专门提供给学生聊天,睡觉,旷课的课程。我靠在临窗的位置,从窗外看下去,看着人来人往的校园,然而,在偌大的校园里,我始终的孤独的一个人。我抬头看着天空,正处于无尽的遐想时,你坐到了我的身边,吓我一跳。
  你凑近我的身旁低声和我说:“许静同学,在盯着天空发什么呆呢,每次都这样,和你打招呼干嘛总不理我。小脑袋瓜子在想什么呢?”回转过脸,便看到你温润的笑脸,干净又美好。感觉你的语气中透露点暧昧。
  “没想什么,就是静静的发呆。”我盯着你眼睛回答。
  “哦。”
  和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有点相似,至少是同样的尴尬,这样的场景维持的几秒,你再次的开口打破了可怕的寂静,你说:“真想不明白你脑袋里想的事什么,我们来聊聊吧,上这课快闷死了。”
  “聊什么?”
  “嗯……要不我们逃课吧?”
  我犹豫了一下,在思考要不要和你一起逃课,毕竟这么多年来,虽然我成绩不好,但至少从来没有逃过课。
  我都还没来得及反应,你就拉着我的走偷偷溜出了偌大的教室。这是我第一次成为别人口中的坏学生,也是第一次牵着男生的手,是不是所有男生的手都会像你手般的温暖,有着说不出踏实安全的感觉。
  随你穿过大街小巷,你走得太快,我拼命似的跟上的你脚步。或许是因为我走得太慢了,你再次回转过头伸手握着我冰冷的手。那一刻,你的手握住了我整个荒凉的青春。你感觉到了我的不安,慰藉似的说:“许静同学,你该不会是第一次逃课吧?”
  “嗯,还真的是第一次,你打破了我乖乖女的形象了。”我叹了口气回答。
  “听说,在读书的时候没有逃过课的青春是不完整,你应该感谢我。”你调皮的冲我说了这话。
  “呵呵,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跟你跑出来,真傻,我能说我后悔了吗?”语气中表明了我的无奈。
  “不能,可能是因为我比较重要。”你一脸认真。
  我自然的“切”一声,不在意的笑了笑,努力的把你说的这句话当成一句玩笑,心里却犹如惊慌的小鹿东奔西窜。
  这是我们第二次真正有意义的交集,是不是在疑问我们在那天下午有什么样的故事发生,很遗憾并没有。我们不过是在街上随意乱逛,静静的度过一个闷热的下午。只是从那一刻开始,我们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普通朋友,而那天的场景在我未来的脑海中占据了重要的部分。
  
  四
  从那次逃课后,我们间的关系并没有像小说的情节般从此一日千里,又或者你会喜欢上我,然后我们就像校园里的小情侣般在一起。我们不过是再次回到了原来的生活轨迹,我不知道在你生活中充当什么样的角色,我们貌似熟悉,却是不曾靠近的陌路。
  你我两次的交集,对你来说是并没有太多的意义,我不过是班上的同学一个普通的朋友,但对我来说,却是在心底长出了一朵花蕾,含苞待放。我想我定是爱上你了,毫无迟疑。但我不会告诉你,而我不过是无数个暗恋你的女生中的其中一个,就算说出来,也只会显得有点唐突。
  不过从那天开始,我就偷偷关注你的一切,对你的生活想要打听并不难,我们在同一个班级,而且你还是学校里的篮球校队队长,每次在打篮球的时候身边都会有一群女生围在篮球场上为你惊叫。所以你关于你的一切都显得轻而易举,但你对我的生活却一无所知。
  我也曾去球场上看过你打球,那是学校的一场联谊赛,在球场上的你真的不一样,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微微上扬,高挺的鼻梁,加上深邃的眸子,显得有点傲岸不逊,和往日见你的感觉完全不同。球场上像是你一个人的舞台,只见你轻易的把球旋转在身边,接着右手单独抛去球,篮球在半空中划出了优美的弧线,“砰”一声,完美入篮。每次完美的投篮都能引来无数的尖叫,或许,这才是真正的你吧。比赛的结果很明显的胜利,看着你被一群女生围着,而我只是远远的站着,不曾靠近。
  因为那场比赛,你显得更加出名了,偶尔我走在校道时也会无意间听到女生们对你八卦的议论。就连同宿舍的女生也会在宿舍里讨论你的事情,只是我从不参与,每次都假装不在乎的看书,然后竖起耳朵来听关于你的一切。
  再见面,也是在一周后,这并不奇怪,大学的生活又不是整天都有课程,也不是所有的学生都会像我这般只要有课都会来上。那天,在校园的小店里门口看到你牵着一个女孩的手,是你先看到我的,你笑着朝我挥了挥手,一脸幸福。只是我的目光没有定落在你的身上,而是你身边可爱的女生,皮肤白净,就像是瓷娃娃般,大大的眼眸,水灵灵的感觉,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女生。我认识她,外语系的系花林苏夏,也听舍友说过你们的事,我起初以为只是一般的言论,没想到却是真的。
  凝望着你们走远的背影,真是般配。从那一刻,我开始注意了自己的不足,在乎了自己的其貌不扬。我希望有一天站在你左边位置的人会是我,我也渴望能有那么一天变成你身边的林苏夏般美好的女生。
  
  五
  有些人,一眼便是一万年,有些爱,是否注定只能掩于岁月,止于唇间。如果我没有爱上你,有或者我不自卑,然后站在你面前大声的和你说,谢子川,我许静已经爱上你了,怎么办?往后的你我的故事是否会更美好。
  但从那次开始,我经常能看到你和林苏夏走在校园的各处角落,她也经常会出现在我们的教室门口,轻声的叫着“子川,子川……”每次听到她的声音,你都会笑着走出去,然后温柔轻呢的用手抚摸她的长发……
  凝望着你走远的背影,心底泛起了一阵阵的疼痛。或许,这就是我们的之间的隔阂,你始终都不会爱上我,我们注定不会是同一路人,这是无法逆转的事实,始终的荒芜。
  我承认自己有点傻,我开始讨厌阳光,因为它会把我本黝黑的皮肤晒得更黑,从不接触化妆品的我,用了大半的生活费买了昂贵的胭脂,换下一成不变的牛仔裤和白T恤穿上了不曾碰触的裙子,放下高高绑起的马尾,做了当下最流行的烟花烫。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人儿,妩媚而陌生。
  我开始学插花,学舞蹈,学画画……只要是林苏夏会的事情,我都努力的去学,我知道这有点像东施效颦,但只要能让你能注意到我,无论我做什么都无所谓。
  对于我一夜间的改变,舍友都无法理解,更多的是在八卦我是否爱上了某个男生,我微笑不语。
  毕竟是在男多女少的理工学院,在路过男生宿舍时我开始听到了男生的口哨声,就连同你也注意到了我的改变。
  那天,我正抱着一大束向日葵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一个漂亮的女生手捧着一大束的花的确是引人注目的。我不再自卑,更像一个高傲的公主,很多人会猜想这些花定是喜欢的男生所送的花。然而,这并不是男生送的,而是我自己在花店里一株一株精挑细选的送给自己的礼物。也并非没有男生的追求,只是都被我一一拒绝了,因为我的心始终都只有你一个人,是的,只有你。
  远处的你迎面走来,站在我的面前,好像我们间好久没有像这样靠近的站在一起了吧,你一脸的疑惑看着我,问道:“许静,你喜欢的是向日葵?”
  “嗯,你喜欢么?要不要送你?”我抬头看着比我高一半截的我,我不喜欢这感觉,就像是向日葵抬头仰望着太阳。
  “还是算了,毕竟是其他男生送你的,我拿着也怪变扭的。有时间么,去走走,或者请你吃饭吧。”你一脸期待的等待我的回答。
www.2003.com,  “好啊!”我故作一脸的无所谓,其实,我等你这话等了很久了,只是你不知道。
  坐在学校旁的那家日本的料理店,喝着奇怪的麦子茶,有点苦涩的感觉,我一点也不喜欢。
  在我对面的你好奇问道:“我怎么发现你变了,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每次看你都觉得你是个奇怪的女生,总喜欢抬头仰望天空,真的很奇怪唉。”
  我笑了笑,极力掩饰坐在你面前的紧张,假装固有的淡定,其实手心却一直在冒汗,思考了下回道:“哦,是吗,你不说我还真没有发现,嗯,突然我好像也发现自己变奇怪了,有点陌生了,不过你好奇的不更应该是我为什么会喜欢向日葵么?要不要告诉你关于向日葵的传说。”
  你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我低头抚摸了下放我身旁的向日葵,像是在回忆一个遥远的故事,其实我那一刻所想到的却是你我第一次相识的场景。轻呼了一口气,说:“那你听好咯,曾经有一位水泽仙女,一天,她在树林里遇见了正在狩猎的太阳神阿波罗,她只看了他一眼,然后就疯狂地爱上了他。可能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不过有点可惜,阿波罗连正眼也不瞧她一下就走了。那位仙女热切地盼望有一天阿波罗能对她说说话,但她从那次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于是她只能每天注视着天空,看着阿波罗驾着金碧辉煌的日车划过天空。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阿波罗的行程,直到他下山。每天每天,她就这样呆坐着,头发散乱,面容憔悴。一到日出,她便望向太阳。后来,众神怜悯她,把她变成一大朵金黄色的向日葵。永远向着太阳。所以向日葵的花语是沉默的爱。”说完,我偷偷关注你的表情。然而你却一如既往。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www.2003.com】【百味】我曾站在这凝望你(短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