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韵】你若幸福,就是我今生最大的心愿(微

2020-02-15 作者:集团文学   |   浏览(113)

   三妹:
   这是我们相识相爱到分手以来,我写给你的第一封书信也是最后的一封书信了。真的好累、好累。。。。。。
   三妹,认识你的时候,我25岁,你21岁,我们的初恋是一张洁白的信笺--纯洁无暇,没有半点暧昧与艳情。爱上你是在湘西古丈大山深处的岩头寨,离开你也是在湘西古丈大山深处的岩头寨。16年了,我始终无法忘记,最后的离别时分,你幽怨、凄凉的眼神;16年了,我总是能够想起--你父亲决绝无情的话语;16年了,我一直悄悄的无言的关注着你。为你的快乐开心,为你的痛苦难过。
   三妹,曾经我以为,在喝完你的喜酒,黯然神伤的离开你的那一悲痛的时刻起,今生,我们再无任何交集了。从此,你是你,我是我,永远的天各一方了。可当我得知那个男人对你不好,活活折磨得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时候,我的眼泪再一次情不自禁的为你而流。我知道,今生,我再也无法做到从心里忘记你了。当我得知你以自杀的方式和他办理离婚手续的时候,我知道,你即将面对的是生活无尽的磨难。
   过去的同事断断续续的告诉我,半年前,你回过一次故乡。那是你的父亲70大寿。你住了三天,一个人带着简单的行囊匆匆踏上了苦难的征途;
   老书记托人碾转告诉我:说你在打听我的下落。
   你在打听我的下落?你在打听我的下落?闻知这个消息,我悲从中来。悲的是,原来,你和我一样,无法忘记早已成为历史成为故事成为悲剧的初恋。三妹呀,我又何尝不是如此。我告诉自己,要去找你,一定,要去找你。可我们已经分开16年了,茫茫人海,我又怎么可能找得到你啊。。。。。。
   那一段时间,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我的心无时无刻不在纠结和忧愁。不去找你,我做不到,我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你在苦难的生活漩涡中苦苦挣扎而无动于衷;不去找你,我无法面对自己曾经的初恋;不去找你,我怕自己这辈子都会后悔与遗憾。可真要去找你,我心里也有许多的纠结与忧愁。找到你又如何?我们还能回得到曾经的初恋吗?你父亲的那一关如何面对?当年,我们都是风华正茂的青春岁月,曾经海誓山盟青梅竹马的纯洁初恋,尚且因为老人家的一句不可以而夭折。如今的我们即使一个君未娶、一个奴未嫁,又能如何?太多太多的未知数,太多太多的难预测。所以我徘徊;所以我纠结,所以我犹豫。
  促使我下定决心不顾一切去找你的原因,是因为,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看见你过着苦难的漂泊无依的孤独生活。我要看看你,看看我的三妹,哪怕只见你一面又匆匆离别,我也愿意为你付出我的所有。三妹,就这样我请假踏上了茫茫人海大海捞针般寻找你的艰苦历程。
  为此,我按照我们曾经的共同朋友的建议--找到了大山深处的湘西永顺县。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很快找到了你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兰芳宾馆。一个不愿留名的你过去的同事告诉我,三个月前,你辞职走了。问及你的联系方式?那好心的同事告诉我,说你的手机被盗了。再问她,就再也没有关于你的只言片语了。
  辞职了,就意味着你换了新工作或者去了别的地方。我通过永顺警方的协助,再次得到你有可能在龙山的线索--查询你的身份证号,得知你的身份证号曾经在龙山使用过。抱着一丝渺茫的心态,我去了龙山。
  负责接待我的周警官告诉我,一个半月前,你用身份证在吉首火车站买了一张到厦门的火车票。于是,我匆匆告别周警官,从张家界上了飞往厦门的飞机。
  三妹,到达厦门的当天下午,我就联系了在当地警方工作的战友。通过查询,找到了一家吉首妹子和四川妹子合伙开的川菜馆。我和战友急匆匆赶到那家川菜馆的时候,两个善解人意的妹子告诉我,说你去江苏找大姐借钱去了,因为合伙开川菜馆需要个人出资5万资本金。我找到她们的时候,正是你离开厦门的第二天。
  三妹,我们恋爱的时候,我是见过大姐一面的。可惜,我没有记住大姐的姓名。回过头来,通过古丈警方查询到大姐的姓名,再次在公安系统查询网输入大姐姓名查询的时候,却没有查询到半点有关大姐在江苏的任何信息。或许是改名了,或许是不在江苏,江苏方面给以的回答--经查,与之同名的女性有58个。其中江苏本地26人,其他地方32人,无湘西古丈籍贯女性人员同名记录。
  三妹,寻找你,只为当初那份情缘;只为给你一点力所能及的帮助,只为让你可以生活得好一点点。当然,也有私心。这私心里有我对你深深的爱恋;这私心里有我渴望和你牵手人生的心愿;这私心里有我对你无法言述的牵挂。
  三妹,过去我从不相信命运之说,更不相信一些唯心的迷信的封建说法,可今天,我选择了相信。今生,也许命运早就注定我们有缘无份,不然,怎么会一次一次的匆匆错过?当年,是你父亲的极力反对,错过了曾经以为最美好的恋情;如今,我踏遍祖国大江南北,寻找你,却总是你前脚走,我后脚到。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那么一点点的距离啊,将我们一次次推向了离别的车站。不甘心却又无能为力。
   三妹,原谅我,只能为你止步不前了。茫茫人海,我渺小卑微的个人力量,无法寻找到你。
   三妹,一直一直以来,我都想在适当的时候告诉你一句我未曾告诉你的话语--今生,我的世界你来过,今生,你的世界我去过,这一辈子,我都会在心里为你祝福为你祈祷为你求福。你虽然不是我法律上的妻子,却是我心里永远最美的新娘。这辈子,我愿意就这样等着你,不离不弃慢慢到老终身不娶。有一天,若你未婚,有一天,若你看见,请你一定一定联系我。
   三妹,这么些年来,生活教会我明白了一些道理--相爱的人并不一定都能有圆满的结局,人世间总是会注定一些悲欢离合的心酸结局。是你的,别人抢也抢不走,不是你的,勉强也是枉然。如果有缘,终究会有相见的那一天,如果无缘,就真心祝福用心珍藏顺其自然吧!
   三妹,我心到了。唯愿你,从此幸福。你若幸福,就是我今生最大的心愿。
   三妹,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此刻,心,好累,此刻,心,好疼,愿远方的你从此幸福。
  一个永远爱你的人

古丈:战国时期,因治城设古丈坪,属楚。清道光二年(1822年)置古丈坪厅,民国改为古丈县至今。“古丈”一名的由来,《古丈坪厅志》有如下记载:“译其命名之意,古则居今追昔之辞,丈则两军对敌之号……”,说明是来自当地少数民族语言。这个是历史解说的故事,不知这当地少数民族,是否指的是苗语,我们不得而知。

古丈县,隶属于湘西土家苗族自治州,位于湖南省西部、湘西自治州中部。

方    言

汉语西南官话、苗语东部方言

身为古丈人的我,亦漂泊在异乡,为生活而奋斗。

【身为苗族的我,也是完全听不懂苗话了】

gu zhang

小城故事多

其实,当地的大多数人都已经被汉化了,随着新中国成立,解放开始,很多地方便开始不再延续传统的语言。“少数民族”已经不再是语言的代表、抑或是文化的代表,变成了不过是一种身份证上的地域划分而已。

当然,我不出生于古丈,而是在古丈县下辖的一个更小的乡村。小时候8岁以前,我的最大愿望是希望能去古丈县城;小升初,我没有考上县城的一中,所以只能在乡里的初中就读。现在,倒是已经完全记不清当时的心情是怎样了。只记得,反正我爸不太高兴。因为我只差1分就可以了。

   好像在我求学时代,我爸老是不高兴。

小升初;不高兴,初升高;不高兴,高中考大学,我爸也不高兴。

他不高兴一生气,对我说的只有一句话“二宝,你可知道,你若是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不用干农活,不用辛苦,那你的唯一出路就是读书,然后走出大山去”,——这句话朴实简单却又深深的影响了那时候的我。

如果非要给我的家乡一个定义的话,它就是——童年。

我的童年就是完完全全的在乡村度过的,幸好过的还算快乐。

www.2003.com,【湖南—湘西自治州—古丈县—草塘乡—沾潭村】

古丈—草塘乡—沾潭村

■ 曾经,在百度地图上是找不到在哪儿的,因为实在是太小

【故乡—此心安处是吾家】

    我其实一直不太愿意提起自己的家乡,原因大抵都是一样的—太小太普通。当然,也因为我太小。那时候觉得自己来自这么小的一个小乡村,是自卑到不能提起的禁忌部分。

【故乡—我的家】

   而现在,这么多年后;让我最想念的,却是家乡的雪;你知道的,下了雪的乡村,真的非常的静谧。孩子们一觉醒来,推开“嘎嘎”作响的木质窗,看到白茫茫的一片,都高兴坏了;然后你追我赶的出门堆雪人去了。

    如果我的童年可以再来一次,我最想回到的就是下雪的乡村,然后尽情的玩一回。

如果说我的童年是属于乡村的,幸福的;那我的漫长的青葱时代便是苦涩的。对我来说,影响我一生到现在的,就是那个时光。

【2007年9月1号,我来到了县城第一中学就读高中。】

【母校—古丈第一中学】

一中对我而言,真的是整个漫长而又短暂的青葱时代的见证,爱情、友情、初恋、人生挚爱、都在这里开始—到结束—抑或是继续。

我想,或许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的人生开始了跋山涉水的成长旅程。

那些场景,似乎都历历在目。

记得高一时的军训,

记得认识的第一个高中的朋友,

记得情窦初开时初恋的感觉,

记得伤心落泪时闺蜜的拥抱,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菊韵】你若幸福,就是我今生最大的心愿(微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