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003.com捣蛋鬼日记: 1月3日

2019-05-09 作者:集团文学   |   浏览(150)

  马尔盖塞先生又被拉到水龙头下挨了一通冲。尽管他大喊大叫地抗议着,但这只能使护士们更相信贝罗西教授的诊断:他得的是可怕的过分紧张的神经病。

  今天,我又遇到一件特别满意的事。看起来,我姐姐家开始对男孩子公道一些了。

  昨天,在他那间房间里,我对他进行了猛烈的报复。

www.2003.com,  “你知道我碰到什么事了吗?你知道,那个到我这儿做灯光浴的马尔盖塞先生,在你那凶暴的小舅子捉弄他之后对我说,他一生中身体从来没有像那天那么好过。他认为浑身感到有力量,是因为做灯光浴时脸上被大蒜擦了的缘故……他要求我用最新的疗法继续帮他治疗。所谓最新的疗法,就是世界医学新闻中闻所未闻的灯光浴加大蒜摩擦。”

  马尔盖塞先生做灯光浴的器械是一个不大的箱子。他坐在箱子里一把特制的椅子上,除了脑袋露在箱子上方椭圆形的洞外,整个身子都关在箱子里。箱子里有许多红色的灯泡。

  说到这儿,两个人都大笑起来。幸运的是,他们的笑声掩盖了我的笑声。

  “这是神经病发作!快给他淋浴……”

  说实话,这事要不是我亲耳听到,就是把全世界的金子都送给我,我也不会相信。

  他说这话时带有恶意嘲笑的味道,我都不知道怎么去骂他。

  随后,科拉尔托讲起了斯泰尔基侯爵夫人的事,他们又发疯似的大笑起来。

  他惊奇地望着我,然后又用他惯用的嘲笑语气对我说:

  我想,大人们总是因为孩子们干了某件事而责备他们。要是大人们能耐心地等上一段时间,看一下事情的结果,那么不仅不应该责备孩子们,还应该赞扬他们,感谢他们。

  “你到这儿来干什么,为什么不坐上车去逛一圈?今天可是个好天气。”

  贝罗西教授一进办公室就大笑着,向科拉尔托说了以下的话:

  昨天,我犯了一个大错误,不过我是被迫的。如果上法庭的话,我相信法官会减轻我的罪名,因为这件事是马尔盖塞先生挑起来的,而他毫无道理。

  今天上午将近十点左右,那个做电疗的贝罗西教授来了,我姐夫同他关起门在办公室里说话。我怀疑他们在谈秃顶的马尔盖塞先生新的并发症,也就是谈那个被关在箱子里、被我用大蒜擦鼻子的马尔盖塞先生。于是,我就把耳朵贴在钥匙孔上听着……

  后来,贝罗西教授很快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的朋友——我的姐夫科拉尔托,并恳求他别让我再去那儿做电疗按摩了。科拉尔托气得发抖,对我说:

  果真如此,他的秃脑袋露在箱子外面,样子滑稽得使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昨天报复了他,结果他被弄得狼狈不堪。

  ———————————

  人们说在箱子里洗澡①,可是人进去后跟没进去时一样干,或者比以前烤得更干。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www.2003.com捣蛋鬼日记: 1月3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