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意达: 第十四章 解开数字之谜

2019-05-23 作者:集团文学   |   浏览(160)

  那天晚上直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自从来到外公家接连发生三件事──奇怪的房子、会走的椅子、还有勇子的突然失踪。直树的脑子里被这些事搅成了一锅粥,不管他想什么办法也睡不着,躺在蚊帐里“烙”起“饼”来,还不住地叹着气。  

  第二天,直树的心里象长了草似的,坐立不安。律子不可能大清早就跑来的,他开始做自己的功课。  

  “怎么啦?睡不着吗?”  

  “有出息!小直树挺用功。”外公一边夸奖着直树,一边做出门的准备。  

  隔壁的屋子里传来了外婆的声音,好象外婆已经静静地听了好一会儿了。直树赶紧屏住呼吸,还故意哼聊了几声,吧嗒吧嗒嘴,装作睡得很香甜,于是外婆才又放心地躺下睡了。  

  “外公,今天也有会吗?”  

  直树继续想着心事:对,等明天勇子睡了午觉,马上跑到那个房子看看。而且要好好地跟椅子商量商量。还要好好问问那个房子究竟是什么房子,为什么一把木椅会咯噔咯噔地到处跑呢?要是不弄出个水落石出,说不定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呢!不过,要是勇子在那里玩──要是光在那玩还不要紧……直树想到这儿,眼皮开始打起架来了。  

  “啊,昨天的会还没开完,今天接着开。”  

  他朝旁边一看,勇子四脚八叉地躺着,睡得正香呢。不知这个“小崩豆子”在想什么呢?直树打了个哈欠,撤去枕巾.把枕头翻了个个儿,把脸贴在凉的一面。瞌睡虫爬上来了,直树忽忽悠悠地进入了梦乡。  

  “到会的都是老爷爷吗?”  

  “去海边,去海边呀,我们坐船去呀。”  

  “都是老爷爷?这叫我怎么说呢!哈哈哈!”外公大笑起来。“是啊,会上是有老爷爷参加的。”  

  朦胧中直树听见勇子银铃般的嚷叫声。勇子这个小家伙在嚷什么呢……直树脑里闪现出这么个问号,但他实在困了,翻了个身又睡过去了。  

  “那请您给我问一下,谁了解这个人好吗?”直树用铅笔在笔记本上写了这样几个大字:  

  “哥哥,快起来吧!咱们坐船去啦!外婆、外公、哥哥,还有意达一起去!”  

  宗方进吉郎

  勇子兴高采烈地骑到哥哥身上,直树这才睁开眼睛。洗过脸,外婆好象等得不耐烦了似地说:“直树,今天咱们都去宫岛。你外公特地请了假,说带你们一块逛逛。”  

  字写得虽然不漂亮,但很容易辨认。  

  “哎呀,这可真难办了。我有点头疼。”  

  “嗯,这是什么人呢?”  

  其实直树的头一点也不疼。只是他听说大家要去宫岛时,心里暗暗盘算:这倒是个好机会!虽然他不知道宫岛是什么岛,宫岛对他也不是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但是他觉得不如一个人去那所奇怪的房子探险更有意思。外婆听了直树的话,立刻发愁起来,用手摸了摸他的头:“倒不象发烧。你说头疼,准是昨晚没睡踏实吧。”  

  “是一个做椅子的人。我在文物馆里看见了他造的椅子。”  

  外婆不知所措地望着外公,似乎在等着他拿主意。  

  “嗬,没想到直树不知不觉地搞起学问来了。好,我给你打听打听,大概会有人知道吧。”外公拿起皮包,“昨天临走时,我发表了一通关于生命的演说,耽误了赶汽车,今天得早走了。好,我走了。”  

  “是呀,头疼,宫岛里有宏伟壮丽的庙宇,还有金鹿。坐坐船多好啊!稍微有点头疼脑热,挺挺,一块儿去吧!”外公说。  

  “您好好走。”直树和勇子把外公送到门口,大声而又有礼貌地说。往常总是外婆送外公上班,显得冷冷清清,这些天是直树和勇子送他出门,这给外公外婆的生活增添了欢快的气氛。外婆每天乐滋滋的,好象妈妈不回来也没关系似的。  

  直树摇摇头,说:“可是,我,对不起,还是留下来看家吧。”  

  “勇子,跟外婆去买东西吧!”即使没有什么东西好买,她总是领着勇子到外面去转转。而且一遇到左邻右舍的人就说,这是东京来的外孙女,眉开眼笑地和人家说个没完。她们一走,直树可高兴了。外婆不在家,可以放心地和律子姐姐谈事情,因为谈的是秘密呀。  

  “你要不能去,我也得留下来照看你了。”外婆说。  

  勇子也非常高兴和外婆去外面玩耍。  

  “你不是想见见庵主吗?以后难得有这个机会了。”外公在一旁说。  

  “吃午饭前回来,你等着吧。”  

  “是呀。”外婆歪起了头,犹豫起来。接着又十分为难地看着直树说:“我要拜会一下宫岛的尼姑庵的庵主,求她点事。”  

  “是。”直树满心高兴地回答。等她们一走,他就再也安不下心来用功了。他一次又一次地跑到外面,东瞧瞧,西望望,有时侯顺着墙根往前走上一段路。  

  “没关系,放心好了。我一个人会看好家的。我绝不会象昨天那样,到处乱跑的。”直树保证说。  

  “姐姐会不会不来了?到大名宅的遗址那看看?也许她在那儿等着我呢。”直树自言自语地嘟哝着。不知怎的,他总觉得律子在什么地方等着他,于是,他戴上帽子想出去找她。

  “要是那样,你就呆在家里吧。我原想咱们都去逛逛,可你偏这会儿头疼,真不巧。直树,那就只好让你留下,好好看家吧。”  

 

  外公是个爽快的人,就这样决定了。吃完了饭,三个人要出发了。直树心神不定,为了装作真有病的样子,饭也没吃几口。外婆见他果真不舒服的样子,又发起愁来,吩叨个没完。直树一个劲儿安慰她,硬是把她推出了大门口。  

  恰在这时,传来一声彬彬有礼的叫门声:“对不起。”原来是律子来了。  

  “嘿!这回我可要探险去啦!”  

  “啊,姐姐来了,急死我了,我正要去找你呢。”直树话音刚落,律子用手捂着嘴“嘘”了一声,问:“外婆在家吗?”  

  直树在屋子里叫出声来。不料,就在他刚要动身去探险时,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麻烦。“吱”的一声,外面的大门开了,“直树在家吗?”随着这温柔的声音,走进来一位姑娘。  

  “刚出去买东西了,不在。”  

  姑娘看着带着帽子的直树,歪了一下头,问:“你是直树吗?”  

  律子顽皮地缩了缩脖子,走进屋来。直树觉得好笑的是,她原以为外婆在家,才故意一本正经地和他谈话。  

  “是的,我是直树。”  

  但是,当她坐在桌子前面时,表情又紧张起来。  

  “你不是头疼吗?怎么不躺在床上?”  

  “姐姐,你查了吗?查得怎么样?”直树急着问。  

  直树转着眼珠,望着姑娘。姑娘的脸象透明的白玉,和那长长的披肩发显得很谐调。这怎么回答呢?“你不是头疼吗?”听听,她已经全听说了!  

  律子望着直树的脸,不,确切地说,是望着直树的眼睛,深深地点了点头说:“查着了,直树。不过姐姐有个要求。”  

  姑娘好象看出了直树的心思,嫣然一笑说:“我叫律子,你的外婆叫我来照料你。她临走时说,要是发烧就麻烦了,叫我陪你看家。看样子,你病得不太厉害吧!活蹦乱跳的呢,戴着帽子,准备去哪儿啊?”  

  “要求?你说什么要求?”  

  “哪儿也不去!”  

  “这件事你最好不要一个人冥思苦想了。所以,你能不能把你的秘密告诉姐姐?”  

  直树扫兴地把帽子扔在一边。唉,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被她这一来,给失掉了

  “可是……”  

……。律子从纸袋里拿出冰激凌来。她自己拿起一块吃,又递给直树一块,微笑着说:“肚子不疼吧?要是肚子疼可不能吃这个哟。都留给我吃。”  

  “我想准是秘密了。所以,我们不是发誓不对任何人说吗?不过,你只对我一个人说好了。”  

  “不疼,没关系。”  

  直树叹了一口气:“你能答应不笑话我吗?”  

  直树赶紧接过冰激凌。这个姐姐真会说话。但是直树暗自下决心:对大人什么也不能说。怎么能把秘密告诉给大人们呢?就连小孩子……。他想起了东京的伙伴们。真窝囊!要是东京的伙伴们在的话,一起去探险有多好!可是现在,要是勇子跟着可真没办法。简直是个累赘。  

  “我不会笑你的。”律子认真地回答,而且严肃得脸上一丝微笑也没有。  

  直树慢吞吞地舔着冰激凌,陷入了沉思。他没注意到冰激凌已经滴滴答答地化了。这倒让律子感到直树真有些不舒服。为了让直树安静休息,她开始整理房间,并给直树准备好了午饭。  

  “我懂了。我告诉你。不过在这之前,请你告诉我日历上那个数字是怎么回事。”  

  “没关系。我一个人会照料自己的。”  

  “啊,是这么回事,你听我说。”律子从竹篮里取出用包袱皮包着的日历,又小心心翼翼地注视着四周的动静。唯恐泄露了秘密。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两个意达: 第十四章 解开数字之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