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历险记

2019-05-23 作者:集团文学   |   浏览(57)

  果然,不久,他再次来到小山。这次,他还带了一个人,他的情人。他的情人是他的一个同事,平日工作相当有默契,正是那份互相嘉许互相欣赏的默契使得两人走到了一起。他心情愉快地朝小山笑了一笑,轻轻地拉起情人的手,迈步往山上去。情人却站在那里不动,迎着他疑问的目光,她问道:“干什么?”他也有点奇怪地说:“爬山呀!”情人忽然咯咯咯地笑起来,说:“这么陡!怎么能爬上去呢?”他笑笑说:“能的,一定能的。”情人不置可否地摇摇头,但还是随着他开始往上走。他在前,她在后。她微微的一滑,牵他的手稍用力,便将他也带下来。又爬,爬了三两步,她回头去看了一下,突然呀地叫一声,松开手,落了回去。他心一惊,身不由己也落了回来。他依然不服气,可试了几次,就是不行。情人都生气了,死活不肯再做这无聊的游戏。

                    后记

  过了一段日子,他想起了那座小山,一个人又来了。他站在那里对小山审视了良久,心中渐渐生起一股敬意,山虽不高,却陡得颇有气势。他是一个有着强烈征服欲望的人,虽然他曾经和妻子爬上过这座山,但他还要再次品尝胜利的滋味。他朝手心吐口唾沫,信心十足地朝山上爬去。他将重心降得很低,手脚并用。起初十分顺利,到了半山腰,就身不由己地朝下滑落。皮鞋在山石上磨得哧哧响,却根本无法阻止下滑的势头。他气咻咻地立着喘息了片刻,后退数步,突然蓄势助跑,试图一鼓作气爬上去。这次还是在半山腰最陡的那段地方滑下来,而且因为用劲猛,滑下的势头更大,最后踉跄地摔倒在地。他很沮丧,呆望着小山,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爬上去过。事实上,就在不久前,自己当时还毫不费力地上去过,而且那次还拉着妻子。为什么拉着一个人比单身更轻松并且成功了呢?他想,难道两个人牵着手,互相借力,抵消了下滑的力吗?嗯,一定是的,那么,这个陡坡,一个人是上不去的,必须要两个人才行。他感觉自己想通了。想通了的他露出会心的微笑:我会再来的。

      林子里的松针非常厚实,踩上去软软的如踩在地毯上;随处可见干枯的荆棘横亘在树与树之间。山林中连一条隐约的小径都没有,我们一边拨开荆棘,鲜活的踩在脚下,干枯的用手挪开,一边摸索着往前走。林中并不见蘑菇,或者是因为采摘的人太多,而我们的意图并非在蘑菇身上,因此不以为意,专心地在林中开路。

  他喜欢爬山,爬过很多山。谈恋爱时,他最多的时候是带着女友去爬山。当女友成为他妻子时,他还是喜欢带着她去爬山。

                  前言

  那天,他们到城郊的山中漫游。一路上,他都在搜寻值得一爬的山石。城郊并无高山峻岭,都是连绵起伏的丘陵山势。偶尔遇有突兀的小山,他便会立住看一看。随意浪漫的他会在一瞬间决定是攀爬还是弃之不顾。没多久,他便发现那座小山了。他感觉那座山挺有味道,光秃秃的,山顶上却长着齐崭崭的一片松树。毫不犹豫,他拉着妻子的手,钻过大片的竹林子,到了山脚。他朝着小山微微一笑,这是他爬山的习惯,就像一个侠客决斗前凝神注视他的对手。随后,他前一点,妻子后一点,拉着手,两人有说有笑地朝山顶去。妻子并不明白他上山的理由,但他要去,也就随他。一座无名小山而已,攀爬起来没什么难度,只是有点滑,但两人拉着手,互相借点力,几分钟工夫也就上去了。他爬上来只是想看看那几株松树而已,看了就觉得再平常不过,没什么。于是下山,却出了点小麻烦,此时才发现山势有点陡,不好下。当然这难不住他,他顺着岩体滑下去,然后张开双臂鼓励妻子滑进自己的怀里。

      其时我们已无退路,只能向上,纵然知道小猪体力超限,但是别无他法。爸爸在开路的时候,手亦被茅草深深划过,流了很多血。那时我有点恐慌,我们不晓得山有多高,几时能爬得出去,我们完全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情况,既未曾带水,也未曾带干粮,如若一直走不出去,是否要请消防官兵来拯救呢?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4年第9期  通俗文学-爱情小说

    我们驱车来到森林公园,一壁长长陡峭的石阶出现在眼前,游人不多,三三两两的;空气很清新,残留的桂花香气弥漫在四周。我们并不知道在哪采摘蘑菇,四处打探也不得要领,看到一个老婆婆闪入右边的山林里,便跟着折进去。倏忽,便不见她的人影。我们在林子里四顾,看到一道小沟把山体劈成两半,我便主张,走小沟的右边去瞧瞧。

www.2003.com,  妻子照着他的话做,果然滑到他的怀里。搂着尚在颤抖的妻子,他讶异地重新打量眼前这座小山,觉得山势真的有点陡。走时,他又回头看了一眼。

      早上睁开眼,想起同事讲过去白市驿森林公园采蘑菇的事情,突发奇想,要带小猪去体验一下采蘑菇的过程。给小猪讲了,小猪自然欢欣鼓舞,恨不得马上成行。

  他很沮丧,无可奈何。但他知道,自己与情人无论如何也爬不上去。他想不通到底问题出在哪里,为什么曾经爬上去的山现在爬不上去了呢?

    爸爸如是说:以后要爬山,一定要带绳子、手套和刀。

■ 江 群

      我们到达最陡峭的石壁,上面能抓的树够不着,后面无树可依。爸爸托着小猪的屁股往上推,小猪把小身板紧紧地贴在石壁上往上爬。终于小猪够着了前面的松树,爬上去,骑着松树坐下来。爸爸取下皮带抛给小猪,让他绑在松树上,然后把皮带抛给爸爸。爸爸拉着皮带爬了上去,双手抱住松树,把一只脚伸给我。我抱着他的腿,踩着光滑的岩壁往上攀爬。突然脚下一滑,我的膝盖重重地撞在岩石上,掉下去的恐惧让我忘记了疼痛,狠命地抱紧他的腿往上爬。终于爬上去了。再往上走,尽管荆棘依然,山势不再陡峭,已无摔下去的危险,我们松了了一口气。直至看到山顶的石阶,我们忍不住欢呼起来。小猪告诉我:妈妈,我的腿又酸又软;我告诉他,妈妈也是的,爸爸也是的。小猪今天表现特别棒,勇敢坚强,虽然哭了一下下,但是依然很厉害。

      丛林里的荆棘密度越来越大,山石渐渐多过泥土。光溜溜的岩石随处可见,可以抓的灌木越来越少,每走一步都变得提心吊胆,相比于对蛇的恐惧,我更害怕往回看,高处带来的眩晕,是生不如死的惶恐。但是在小猪面前我不能展示出我的脆弱。爸爸照顾小猪的时候,我一只手拧着三人的衣物,一只手还回去捡拾偶尔看到的松树菌。越往上走,来去的人越少,松树菌就越多,而且个子巨大,用小猪的话来讲,犹如昆虫们巨大的伞。

      看着越来越多的光秃秃的岩石,我们猜想已快到顶。岩石出能抓的东西很少,看着厚厚的一层,却是松针和落叶,根本无法落脚。穿过一处荆棘时,我的长发被刺勾住,小猪折回来帮我取开,拔出刺在我额头上的刺,并问:妈妈,你痛吗?我告诉他还好,他叹口气道:女人的头发又长又多,真是很麻烦,不小心就会被刺勾住。活脱脱的小暖男的雏形!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周日历险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