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兄热弟: 第二十六章

2019-07-11 作者:集团文学   |   浏览(75)

摘要: 提着吊袋,背着背包,两人的背影被夕阳拉得好长好长。于是,他们就这样回到了原点,回到他们阔别了十年的家乡。坐在小岗上,风撩起他们本已凌乱的头发,看着眼前这梦过千遍的景色,慕林激动地说:"二哥,咱们到了, ...

第二十六章

提着吊袋,背着背包,两人的背影被夕阳拉得好长好长。于是,他们就这样回到了原点,回到他们阔别了十年的家乡。

  125

坐在小岗上,风撩起他们本已凌乱的头发,看着眼前这梦过千遍的景色,慕林激动地说:"二哥,咱们到了,咱们终于到家了1但二哥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欣喜,又或许,那些欣喜全部藏于心里,只是在生活的摧残下,那张严肃的满是胡渣的脸再也表达不了心中的欣喜罢了。

  老大看见老四混得不错,老二也能再翻身,连老三傍着老二也拿着稳定的工资了。老大蠢蠢欲动了,也起了发财的心。生活中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是发不了财的,可这道理老大不懂,也不认命。

他点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望着远处的麦浪,对慕林说:"阿林,你还记得当初咱们是为了什么进城里的吗?"

  这时候老大在街面上认识了一个张哥,花言巧语的。说能让老大“闪电致富”。投资二十万,一年就赚回一百万。怎么做呢,就是要做一家国外大公司的国内加盟连锁店,是一个犹太亿万富翁创造的三百年品牌,卖面条,那老汤底子往前得三百年了。三百年的一锅汤传到今天容易吗?张哥说,你想想,这全世界的人民加在一起,有比犹太人更会挣钱的吗?你以为二战希特勒为什么杀犹太人啊?种族歧视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是抢钱!现在这个犹太亿万富翁的连锁店进中国了,前面有十五个人都这么发家了,就一年,投二十万赚一百万。张哥说了,你想想,照你现在这么下去,一辈子能挣多少钱啊。这一年就替你把一辈子的钱全挣了。

当然记得,这是慕林永远无法忘记的事情。那时大哥是村里唯一上过大学的人,而且为人老实,又踏实肯干,全村的大人见到他就说:"你们看陈家的老大,那么聪明又那么能干,我要有这么个儿子就好了。"这给爹娘脸上添了不少光。

  老大信了。老大又召集兄弟们开会。跟老二老四借钱,一借就二十万。真认准了,非干不可。还说把那两间破房子押老二和老四。老二和老四都看出来是坑了,可老大固执要干,被发财梦冲昏了。

一天吃晚饭时,大哥突然说他想要进城,本以为父母会反对,没想到父母不但不反对,反而很高兴,因为他上过大学,他的决定和选择会有错吗。当时老二十六岁,慕林十三岁,他们完大哥说的话,也嚷着要进城见见世面,父母也同意,有老大带着,有什么可当心的。于是,他们三人就这样踏上了进城的路。

  剩下哥儿仨商量了,准备成全老大。老大窝窝囊囊活了大半辈子了,就从来没做过梦,这一次,老二老四决定各出十万,就算老大是做一回梦吧,也要成全他了。

"那时我一直以为城里就是天堂,现在想想,真可笑。"慕林低下头笑了笑。但那是笑吗,那分明就是十年辛酸所换来的一声轻叹。

  老二一摞,老四一摞,两摞钱码老大面前了。老三看着,老大也看着,好半天没动。老大一辈子也没见过那么多钱。

二哥又抽了一口烟,将所有心事随着那雾从口中缓缓吐出,想看它慢慢消散在空中,却不料很快就被风吹走了,"我们当时只知道跟着大哥进城就能过上好日子,却忘了大哥他上过大学,而我们连字都不识几个,又怎么能过上幸福的日子呢?"说罢,他站起身,把那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了几下,说:"走吧,咱们回家吧,前天咱打电话给咱妈说今早就到家,现在天都快黑了,别让他们都等着。"

  “这……这就是二十万哪?”

"咚,咚",门开了,眼前站着的就是十年不见的母亲,很明显,他老了,那时只有几根白发的她现在只剩几根黑发了,皱纹也多了不少。"娘,我们回来了。"看见两个儿子回来了,母亲激动得大喊:"老头子,快出来,老二老三回来了,老四老五,你们哥哥回来了,快出来。"

  老三道:“仔细看看吧大哥,这就是二十万!就是它伴随着你上路,跟你做发财梦去了!你回来,它可回不来了!”

一家人相互吁长问短了许久后,父亲问起老大的情况:"你大哥怎么没回来?他现在怎么样?"全家人看着老二,等着他说话,但老二却低头不语,慕林见二哥不说话,便替他说:"他现在过得可好了,那时我们去找工作,那公司的老板见他有文化,便留他在那儿当会计,现在都升到副经理了,前不久还找了个老婆,但就是太忙,一直没时间回来让你们见见儿媳妇长什么样。倒是我们不争气,到那儿后钱没挣几个,有时反倒要大哥来照料我们,每个月寄回来给你们二老的钱都是大哥一人挣的,我们不想继续在那儿拖大哥的后腿,就回来了。"说完也惭愧地低下了头。

  老大真把二十万都装一个黑塑料袋里了:“明年,这二十万就变成一百万!我加倍还你们!”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挣不了钱咱回家种地还怕被而死不成,先洗洗睡吧,明天一早跟你们两个弟弟下地种田去。"母亲安慰他们。

  老三又道:“我真希望你把这钱存银行里大哥,好歹你有二十万!”

当天晚上,两兄弟躺在院子里的那棵老桑树下,望着故乡的月,吹着故乡的风,再加上刚刚母亲的那番话让他们放下了多年来的心理包袱,他们又重新感受到了久违的家的温暖。

  “笑话!这钱是我借的!我投资!我做生意!存银行叫什么事儿啊!”

十年前,他们在这儿出发,十年后他们回到了原点,回到这个真正能给他们幸福的地方。也许有时候,回到原点,会更幸福。

  “知道大哥,资本产生利润!等明年,你还完了二哥四哥,想着点儿我!明年你都发财了,我可还赤贫呢!”

第二天,慕林接到老大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他哭了,他说他们两人走后他想了很多,他说现在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还说,他想回家。

  老大拎钱站起来了:“穷就说穷吧!还赤贫!……等着我明年扶贫吧!”

  老大拎着钱来到一个铺子前。只见铺面房上真挂着牌子,曲里拐弯儿的外文字母,反正老大也不认识。老大看了看,就进去了。阿饼和胖子牛子远远地跟过来,停了。

  张哥,一个外国胖子夏洛克,加上两个戴白帽子的厨师,等着老大。老大把钱递给张哥了。然后就听夏洛克叽里咕噜说话。

  张哥胡乱翻译道:“这是夏洛克,咱们努斗斯集团在中国的特别代表,他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正式是努斗斯的一员了……”

  夏洛克跟老大握手,又叽里咕噜说话。

  张哥翻译道:“欢迎你加盟!这个店铺,店铺里的工作人员,都由你支配!明天早晨八点请你来店里上班!明天总部工程部来给你装修店面,另外印有努斗斯统一商标的餐具会一起运到店面,还有总公司免费赠送的价值四千元的开业宣传用品五千份,你要注意查收……”

  老大高兴得找不着北了:“谢谢,谢谢!谢谢……”

  接着,夏洛克把一把钥匙交给老大了,又跟老大握手,又叽里咕噜说话。

  张哥又接着翻:“夏洛克先生说,这是店面的钥匙,也是开启你财富之门的钥匙!祝你成功!”

  老大满面红光,真的找不着北了:“成功成功!我们一定会成功!”

  这回老大再站在祝美莲面前就不是以前那样了。心里的喜悦一漾一漾的,那喜悦,那牛哄哄的劲儿,祝美莲都快看不下去了。

  老大道:“你看看,仔细看看,你觉不觉得我年轻了?”

  祝美莲点头:“是,是年轻了,真年轻了……这人,有盼头跟没盼头还真不一样……”

  老大笑:“那是,我一辈子从来就没这么有盼头儿过……”

  祝美莲不忍心泼冷水,可还是提醒:“你可小心着点儿,做生意脑子可得够使……”

  “这不用你操心,你等着就行了。”老大认真地看着祝美莲,表白了,“你等着,你等着,看着……我不见得一辈子都是一个没出息的人……以前我就是没有机会。”

  祝美莲心里一动,真有几分感动了。

  “你等着我,啊!”

  “我……我可先说下,我可没图过你什么啊!”

www.2003.com,  “我知道,我知道,我还不知道你吗?你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我啊,这也都是冲你,都是为你,也为了咱们俩……不是,加上眉眉咱们仨,咱们仨往后有好日子过……”

  祝美莲的情绪都顺着老大走了,带几分激动了:“我知道你怎么想的……我今天也跟你把话说到这儿,就冲你这么一拼,就是你摔趴下,我也等着……”

  老大豪情万丈了:“说点儿好听的!凭什么我得摔趴下啊?”

  126

  老大和老三对着吃饭,老大欲言又止。老三看出来了:“说吧大哥,只要不是跟我借钱……”

  老大笑:“不是借钱……三儿啊,大哥想让你腾房……你四哥不在,我先跟你说啊,我……我想成家了,”老大忙解释,“按说啊,按说应该弟弟先来,你也还没成家呢,老四也没成家呢……”

  老三倒一派大度:“大哥,千万别谦让!别谦让!咱们这都什么岁数的人了?谁有这缘分就算谁的,还等什么等啊?再说了,你跟大嫂都是出了锅做熟了的烧饼了,现在就是回回炉……”

  老大笑:“不一样,不一样,还是不一样……我觉得啊,生活还是重新开始了。”

  “你的生活重新开始了,我告诉你啊大哥,我二哥二嫂的生活可能就要结束了……今天俩人儿上医院来着,结果不详,我二哥二嫂一直到公司还说离婚呢……当然了,我也不是偷听,我就是恰好听了那么一耳朵……”

  老大一下急了:“离婚?离什么婚啊?日子过好好儿的,怎么一张嘴就说上离婚了?”

  老二夫妻俩去医院检查了,结果是两个人可能永远都要不了孩子了。老二和老二媳妇离老远的隔餐桌坐着,都带几分绝望。这时,门铃响了,可谁都不开门。

  门铃又响,老二生气了,过去隔着门:“谁啊?”

  老大道:“是我,开门!”

  “烦着呢,改天再来!”

  “开门!让我进来!不然我在楼道喊了啊!”

  老二不能不开门了。老大一进来,就长驱直入,一直到了餐桌边。老大说话连弯儿都不拐:“我听说你们俩要离婚啊?为什么啊?”老二和老二媳妇没人理他。老大真找着老大的感觉了:“我说你们俩吃饱了撑得啊?好好的日子不过,张嘴就离婚!今天给我说道说道,为什么啊?”

  老二烦:“我们家事不用你管!”

  老大道:“我不管你们就反了天了!你们俩都给我听着,啊!我是大哥!今天我说了不许离婚!不许!好好的日子不过,离什么婚啊离婚?离婚是个喜帖子啊?”

  “你说完了没有啊?”

  “没呢!我啊,这些天忙!不能天天盯着,可我好歹也是一家之主!老二,我不能说小婉,你是我兄弟我得说你!你要是趁我忙的工夫离婚了,你看我怎么跟你算账!小婉儿啊!老二要是欺负你,你直接找我去!”老大掏兜,把名片放桌上了,“这是我名片,你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老二!”说完了转身就走,走路都带风。

  老二跟着过去,等老大一出门,“咣当”就把门关上了,然后生气地道:“甭拿自己当救世主!明儿还不知道谁救谁呢!”

  127

  老大站在阳光里从门口看着自己的店,简直觉得披金戴银了。老大往里看着,都觉得简直是看见自己的山河大地了。

  进去了之后,就从南往北走一趟,拿脚量了一遍,然后从东往西走一趟,拿脚又量了一遍,这叫一个满意!

  这时候真有几个工人进来了,带着梯子,带着水泥,带着一系列的家伙什。

  老大笑了:“哟,来了!”说着,看看表,“还行,可你们晚了十分钟,不是说八点就来吗?”

  装修的道:“我们路上堵车!”

  “设计师啊?”

  “后边儿呢!”

  正说话,一个设计师胳膊下面夹着图纸进来了。进来之后,就把图纸铺在地上了。

  老大过去了:“你好!你是总公司派来的吧?”

  “是,我是人家常总花钱请的……”

  “常总?啊,总公司那边儿的吧?我姓于,于大海,你叫我于总就行了。这儿归我管。”

  “于总?没人跟我说过。”

  “一回生两回熟,慢慢儿你就知道了。行了抓紧的干活吧。”

  设计师道:“干活?我得等常总来,常总这么嘱咐的,他说他得来亲自看看,图纸上有几个地方还得修正呢!”

  正说话,一个神态威严的中年男人进来了。老大忙过去了,伸手跟人家握手:“常总,您好!您是总公司派来的吧?我是这店的店主,我姓于,叫于大海!”

  常总打量老大:“你叫于大海?这店是你的?”

  老大满脸的笑:“是!是我的!”

  常总道:“谁告诉是你的?你房契地契呢?!”

  “应该……应该在总公司呢啊!这不是加盟店吗?一律归总公司统一管理……”

  “加什么盟啊?往哪儿加盟啊?这店铺是我的!什么总公司不总公司的啊?我就一个公司,老总就是我!……没事儿别跟这儿捣乱!”常总回头对伙计,“对了,先拿梯子把外头那什么破牌子摘下来,曲里拐弯写的什么啊?印度字不是印度字,阿拉伯字不是阿拉伯字,不是英语,不是日语,连新疆字都不是……”

  两个工人拿梯子出去了,老大忙跟着出去。两个工人还真就把牌子摘下来扔地上了。

  老大傻了,急了:“这是我们加盟店的招牌,你们凭什么就摘了啊!凭什么啊?”

  常总出来了,站在门边儿:“我说哪儿掉下来你这么一块儿料啊?石头不是石头,砖不是砖!我告诉你,这店是我的,你要是再捣乱,我就不客气了!”

  老大傻了,接下来就是人找不到,电话打不通了。老大回到家,冲进厨房抓起菜刀,可是失神了,接着想起来了,拿着菜刀在磨刀石上刺啦刺啦磨。

  这时,老三和老四进院子。只见老大从小厨房出来,红着眼睛,手里拿着锃亮的菜刀往外走,谁都不理。老三老四一下就明白了。

  老三不客气:“哎哟!梦想还真就是梦想!这破灭得也太快了!”

  老四一下就把老大抱住了:“大哥!大哥!你冷静点儿!把菜刀给我!”

  老大急红眼了:“你放开!放开我!你让我找他去!我找他去!我找他去!”

  老四从老大手里夺菜刀:“大哥,把菜刀给我!”

  哥儿俩拿着明晃晃的菜刀挣巴。老三都吓着了,直往后躲。老四抓着老大手腕子,一用力,菜刀落老四手里了。

  老大扑上来死命地夺:“你给我!给我!”

  老四忙把菜刀递老三,老三忙跑进厨房了。

  老四转身把老大死死抱住了:“大哥,大哥,先不急,先不急,先说说怎么回事……”

  “我没什么可说的!没什么可说的!你让我找他去!你让我找他去!我劈了他!我劈了他,我!”老大简直都是困兽嘶鸣了。

  老三又从厨房跑出来了:“大哥,你先冷静冷静,喘口气儿……待会儿再去买三把菜刀,咱们哥儿仨加上老二,咱哥儿四个一块儿劈他去!”

  老四还紧紧抱着老大:“大哥,就是,你放心,钱我给你要去!我这辈子往回要的钱还少啊?”

  老大绝望极了,身子往下软,接着坐地上哀鸣了:“我还不如死了哪!”

  老三道:“不能死大哥!死了你找谁要账去啊!”

  128

  张哥在胡同的拐弯儿处,让阿饼胖子和牛子给挡住了。张哥转身儿想走,老四把去路拦了。

  张哥怕了:“哥儿几个,哥儿几个,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干什么啊?”

  老四道:“我是于大海的四弟!”

  张哥一下就不说话了。这时阿饼胖子和牛子人人手里真拿了一把菜刀,往前直晃。

  老四问:“钱呢!”

  张哥扑通就跪下了:“求您了求您了,钱真不在我手里,真不在我手里,我不是真正的骗子!真正骗人的不是我!我是他们花钱雇的,我就拿了两千,真的!您不信我带您找人去!”

  人哪儿找去?没想到的是骗子上面还有骗子,再住上,真正的骗子还真是一个外国人,现在会说中国话的外国人已经回国了。这样,这债老四没法追了。

  但是这结果老四没敢告诉老大。老二老三一听,也听傻了。老三接着就骂人了:“他不光是一个杂种!他是一个周游全世界的小偷骗子和流氓!……哎哟,他怎么不一头扎进爱琴海淹死啊!太平洋大西洋也行啊!”

  老二顾不上骂人了:“这么说钱要不回来了啊老四?”

  “要不回来了。”

  老二问:“大哥呢?”

  “在家,我派公司俩人看着呢。”

  老三道:“可得让他们看住了,咱们家刀子剪子还有街道发的蟑螂药鼠药什么的,可都看好了,别让老大捞着……这他要是知道钱没要回来,他非走绝路不可……”

  老四道:“咱们不能告诉大哥钱没要回来……”

  老二不说话了。

  老四又道:“咱们就得告诉大哥钱要回来了,还得让大哥看见。”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亲兄热弟: 第二十六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