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

2019-07-18 作者:集团文学   |   浏览(57)

回到成都,我叫倪涛搬进了我家,我们同居了。同居的第一天,倪涛温柔的抱着我,轻吻我额头。他那带着孩子气的体香环绕着我,让人觉得有点儿眩晕,似乎就跟做梦一样。在这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小小天地里,繁花似锦。同居的生活很美好,倪涛很照顾我,为我做饭,为我洗衣服,甚至还为我洗脚。我就像一个骄傲的小公主,自由自在的生活,什么也不用愁。有时候我都觉得不太真实了,太幸福了。我们缠绵的时候,他雨点般的亲吻仿佛把我带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那就好像是在一个美丽的清晨,天空是奇特的蓝色,那是带有温暖粉红色点缀的天空,那是粉紫色熏衣草延河弥漫映衬下的天空,那是香气蔓延花草纷飞的天空。很让我流连忘返,不能自拔。我告诉倪涛,我想嫁给他。倪涛也说会娶我。起初我只是害怕在老家的父母会不喜欢倪涛,会反对我们。但是在跟父母摊牌后,父母并没给倪涛太大的压力。我们没有了这个问题。我们之间发生了另外一个问题。

地铁2号线总是如此,即便是下班高峰期,人也不会很多,所以总是能第一趟就上车,然后找一个靠墙的角落站着,看着窗外从亮到暗再从暗到亮,耳朵被音乐袭扰着,于是外界的任何纷扰都被阻隔屏蔽掉。

分手后的第二个月,我给倪涛打了个电话,随便找一个借口说他落下东西了,准备还给他。我们约好在他工作的酒店门口见面。我找到了几件以前倪涛不穿的衣服,折的很整齐,连同他送我的那个玉环,一起放在了包里。我是走着路去的,远远的,隔着一定的距离,我发现倪涛红红、肿肿的眼睛,疲惫的表情,软绵绵的,就像海绵,看上去很饱满,却需要用力才能挤出水来。他在抗议什么,他一定过得很不好,很不好。我实在不敢再直视他了,于是,我转过身去,想就这样离开。可是,潜意识告诉我:我不能,不能。“你就那么不想见到我 ”,他问,语气是冰冷的。“ 我没有这样说 。”我说。“ 你的举动说明了,不是?”他接着说。“你的东西,还给你。”我装作若无其事的说,接着把包递给他。他接过包,转身准备离开。“为什么我们会走到这个地步?我舍不得……”我一边说,一边忍不住流泪。“希儿,别哭。”倪涛转身握住我双手说。“你说过你会娶我,可你的诺言没有兑现。”我说。“你的诺言同样也没兑现。”他说。倪涛松开我的手,走远了,就好像随风而去的蒲公英一样,用手怎么样也抓不住,飘得很远,很远。

可是刚分手后不久的某一天,希儿无意撞见他,还有他身边的另一位女生,那女生希儿认得,虽然只是一面之缘,但见过她也是因为他,当时他说是他的一个同事。
还没等希儿开口,他便牵着那女生的手眼皮都不抬的从她身边经过。
希儿站在原地,苦笑,当初分手,也许就是因为她吧。

可能是因为在单亲家庭长大的缘故,倪涛有些时候很自卑。每次我带他和我朋友们一起出去玩。不管是吃饭,还是K歌,他总是一个人安静的呆在某个角落,一句话都不说,也不愿意融合到我们的快乐当中。就好像是一个失去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快乐,看不到自己的快乐在那里,于是拒绝快乐,沉浸在忧虑、悲伤中。朋友们都私下笑话我找了一个闷骚男。这不是我想要的那个他,很多时候我都想安静的跟他谈谈,但是我一开口,他就开始沉默。哪怕是我对他大声嚷嚷,他也依旧一言不发,默默的承受着。我厌烦这样的他,我甚至在怀疑,他是不是不爱我了,不愿意搭理我了。我每天都在这样的胡思乱想中度过,渐渐的,我开始故意找他茬,故意让他难堪。但他却对我一再迁就忍让,从来都不曾跟我吵架。他的态度,让我变的更加肆无忌惮。一天晚上,倪涛失手摔坏了我最喜欢的杯子,碎片散了一地。我又借此机会刁难他,“你就不能小心点儿吗,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我对他吼。“我又不是故意的,你他妈的那么凶的干嘛。” 倪涛的声音更大。那是他第一次跟我吵架,在此之前,我们已经许多天没有说话了。最后是我说了狠话,我对他说,我们分手吧,滚出我的房子。他摔门离去。

1。

第二年夏季,我跟他来到了贡井,我们肩并肩在和平广场漫步,路边栽植的很多“怕痒树”结出一团团的紫薇花,聚集在叶片上,好似无数只紫蝶,微微张开翅膀,停在空中,凝然不动。只待一阵清风徐来,紫蝶飞舞,花雨飘落。我们走到护栏边,双手靠在护栏上,看着眼前的河面。夕阳下,河水静静的,像一块无限的翡翠闪烁着美丽的光泽。当微风吹拂过河面,一圈圈次第扩展的水浪轻轻地拍打着河岸。“丝纶阁下文书静,钟鼓楼中刻漏长。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薇郎。”他在念诗。“哟,看不出来呀,你居然还会作诗。”我洗刷他。“什么呀,这是白居易的诗好不好”他反驳我。“哎呀,就你学问多。”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不过这里真的很美丽,完全是回归大自然的怀抱,看来没白来。“你以前经常到这里看夕阳么?”我说。“是啊,爸爸去世后,我就经常一个人来这里看夕阳,那会儿真的很害怕。似乎唯有这贡井的夕阳能给我一丝暖意。”他眼睛有点儿发红。倪涛的爸爸在他五年级的时候就去世了,倪涛跟着妈妈相依为命,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懂事。大学毕业后,倪涛独自一人去成都工作,吃了不少苦。“倪涛,你忘了过去那些日子重新开始好吗?”我问他。“为什么?”他反问我。我没勇气告诉他我爱上他了,“我不想看到你不高兴撒。” 他从衬衣口袋里拿出一个拴着红绳子的玉环,跟我说:“给你的。”他居然给我准备了礼物,我问他:“什么时候买的?” 他腼腆的说:“你别管嘛!”,我把玉环挂在脖子上,欣喜的问他:“怎么样,漂亮吧?”,“漂亮!”他微笑着对我说。就这样,我们的恋情在贡井的夕阳下开始了。

希儿记不清到底是从哪一天起,他不再每天说早晚安,不再每天霸占着她要她陪他聊天,下班不再要求要见面。

就在分手的那天他还在讨好我,似乎是想挽回我们破碎的局面。当时我就跟着了魔一样,态度是那样的坚决,坚持要赶他走。甚至还出言不逊,冷冷的问他,为什么你还没有走?他一句话也没说,沉默着。当天我故意很晚下班,回到家,发现他的东西已经全部不见了,他走了。手机里有一条简讯,简单的几个字:希儿,我走了……那几天,天都在下着雨,很大,很大。天气微凉。

11点姑娘
读大众书,写小众故事。

我跟倪涛在两个月前分手了

留下来没有意义,离开就是目的地。

分手后的第一个月,我觉得很轻松,一个人做饭,一个人说话,就像以前那样。但是又过了一些日子,我开始想念他了。我之前的一切快乐都是因为有他的存在才有的,现在没有了他,我感觉很孤独。我甚至连家也不想回,我快崩溃了,对于之前我那样对待他,感到很自责。我也有想过去挽回,但是又怕已经不能挽回了,我给他的伤害太大了。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看到他,我告诉他,你回来吧,我愿意嫁给你。

希儿终于明白了,原来他的冷漠不是没有缘由的,他是想以此逼自己开口说分手,毕竟他是一个那么死要面子的人。
分手二字从希儿口中说出,那么他就可以对外说没有违背承诺,选择离开的人是她。
那么,坏人原来都是希儿自己。所有人都会以为是她背弃了他,于是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另寻目标,然后和那个女生名正言顺走在一起。

次日早晨起床,倪涛给我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他是在讨好我,似乎是想挽回我们破碎的局面。当时我就跟着了魔一样,态度是那样的坚决,坚持要赶他走。“为什么你还没有走?”我冷冷的问道。他一句话也没说,傻傻的站在那里。“我们分手吧,带着你对我的好,滚出我的世界。”我说。他没有反对。就这样从此我们各不相干。

那些无法打败你的,终将让你变得更强大和美好,原来是真的。
就像希儿遇到的两个他,还有后来变得优秀的自己。
因为都深爱过,所以后来才变得如此美好。

我跟倪涛是因为工作认识的,他比我大五岁。三年前,我们队上到一家酒店做安全宣传。那时候的他是那家酒店的前厅经理,自贡人。初次见面我对他也没什么来电的感觉。因为工作需要,跟他有一段时间的接触。后来我发现我竟喜欢上了这个自贡人。他爱干净、朴实、勤奋、工作认真。在我看来他是一个接近完美的男人。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可我一直不敢跟倪涛表白。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在城市的某个水吧不期而遇。第一次,跟他坐的很近。第一次,跟他一起享受下午那惬意的时光。我们谈论了许多,历史,文学,甚至是八卦。我们更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气氛是那么的自然。倪涛谈吐风趣,举止优雅,给人一种很有教养的感觉。而且对我很体贴,当我杯子见底了,总是很认真的给我斟茶。不经意间,我发现他修长的手指上满是红红的冻疮。望着眼前这个让我越看越舒服的男人,我不自觉的开始发呆。整齐的头发,白净的脸庞,笔挺的西装的他,背后到底有一些怎样的故事呢?“妍希”一声温柔的呼唤,让我如梦初醒。“你在想什么啊?”他问。“我在认真的听你讲话啊”我说。 “呵呵” 他对着我微微一笑。那笑容很温暖,温暖的可以让我手心出汗。为了避免尴尬,我转移了话题。“你家乡,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我问他。“我家乡啊,是一个让我又爱又恨的地方。”他说。“噢?我洗耳恭听。”我用手托着下巴靠在桌子上,示意他快讲。 “我家乡啊,是一个叫南国灯城的地方。有许多好吃的暂且不说,就光是旅游景点就非常多,什么仙市古镇、吴玉章故居、飞龙峡风景区、江姐故居、高石梯森林公园、金花桫椤自然保护区、自贡世界地质公园、富顺文庙、荣县大佛、等等等等……怕是我一天都讲不完吧。”他认真的说着。“啊?那么多呀!”我惊叹了一声。“这还不算多吧,我们家乡其实最多的还是恐龙啊!”。他一脸的坏笑。大约二十秒钟后,我才领悟了那句话的意思,扑哧一笑。“其实,还是贡井的夕阳最让我怀恋的了。”他接着说。一阵短暂的沉默。他的表情开始变的有点儿难堪,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慢慢的喝着茶。是我首先打破了沉默。“有时间,我可以跟你去你家乡看看吗?明年的年休,正愁没地方玩呢!”我说。“可以啊”他很爽快的回答。随后我们嘴角上扬,彼此会心一笑。

回忆像是一场漫长的电影。

第二天,我利用午休的时间去百货公司买了一双很暖和的皮手套给他。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到了他们酒店,他正在大堂等我。“你来啦,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他笑着说。“给你买了一双手套,看你的手都长满了冻疮,成都的冬季虽然不经常下雪,但是也会很冷。”我把手套递到他手里,他看到那一双皮手套,很是感动。“这……那……怎么好意思呢?这么客气,多少钱?”他红着脸问我。“是作为你带我去旅行的礼物,快带上吧。”我催促他,他小心翼翼的把手套带上,刚好合适。“有时候,我怀疑你还是一个不能照顾好自己的孩子。”我对他说,他把双手插在口袋里,没有理我。我看见他害羞的表情,心里很是满足。

内心有个声音,哭吧,哭完就好了。

摘要: 我跟倪涛在两个月前分手了就在分手的那天他还在讨好我,似乎是想挽回我们破碎的局面。当时我就跟着了魔一样,态度是那样的坚决,坚持要赶他走。甚至还出言不逊,冷冷的问他,为什么你还没有走?他一句话也没说,沉 ...

希儿转身面对着地铁闸门,避免被任何人看到流泪的自己。

图片 1

希儿像往常一样,过安检,刷卡进站,绕开人群,一个人缓慢的走着,穿过长长的人行道,搭乘扶梯,来到每天都要搭乘的地铁2号线站台,走向最后一节车厢停靠的位置,靠着墙壁站着等车的到来。

他说,这辈子,只要你不离,我定不弃。
他说,分手二字绝不会从我口中说出。
他说,我希望我能疼你一辈子。
他说,见到你和好朋友亲密,我都妒忌。

撑了一整天了,终于到了下班走人的时间。
希儿不知道怎么描述当时的心情,似乎已经全然麻木了,已经忘了心痛是什么感觉。

相爱仅有三个月,忘记却用去了五年时间。

被伤过的人,心智的成长总是特别快,五年内希儿没有再投入到任何一份情感,而是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终于从当初的懵懂不喑世事变成了如今的职场女强人,终于自己也可以面对任何事情面不改色。

七月份的时候,希儿遇见了他,然后轰轰烈烈与他相爱。当时的他是那么美好,工作稳定,作风正派,活脱脱一个好男儿,对希儿也是百般宠爱,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心怕碎,那个时候的她和他多么恩爱啊。

所有人眼里,希儿自己才是那个背叛了的人,于是所有人痛恨的都将是她,为他难过劝他放手。
难怪认识他俩的人都变得冷冰冰。
原来,她才是所有人眼里的恶人。

希儿离开了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去往另一座陌生的城市发展。

天气应景,世界应景,连歌声也是应景,耳机里熟悉的音乐声听着听着,希儿不由控制的就开始掉眼泪。

过了马路,一路向着地铁站走去。

文丨11点姑娘 图丨源自网络

相爱的时候,他总是把这些甜言蜜语挂嘴边,而当时的希儿刚工作不久,对感情也比较懵懂,所以对他的甜言蜜语深信不疑,对他也是百般依赖。只要是他说的话,希儿定深信不疑。

以前的时候,一星期他总是要求见几次面,而刚工作的希儿总是很忙,没有太多时间陪他,但大多数时候还是会出去吃顿饭散散步。

正文

坏事传千里,当然也飘进了希儿的耳朵。
有人说,他和那个女生三个月前就已经在一起了。

见面地点是两人初见的地方。他先到了,希儿在不远处便看到他的背影。

.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且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