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故事之我要看美女

2019-09-21 作者:集团文学   |   浏览(109)

李胖有个毛病,那就是见到美女就跟丢了魂儿一样,几年前,他就因为回头看美眉,失足掉入下水道。后来,李胖娶了个爱吃醋的老婆,叫小莲,在小莲的“严打”之下,李胖好歹有所收敛,但是小莲一时心软,还是给老公留了个活口:电视里如果出现美女,可以允许李胖多看几眼。 最近几天,电视里直播模特大赛,从预赛、复赛直到决赛,时间长着呢。这可美坏了李胖,天天端坐在电视机前,跟个木头一样一动不动,尤其是泳装表演时,他更是两眼一眨不眨,“哈喇子”都流到了脚面上。 小莲早就打翻了醋坛子,有心跟李胖大吵大闹、寻死觅活一番,但又有约在先,不能言而无信啊。这可怎么办?这天晚上,李胖正坐在电视机前大饱眼福,小莲忽然凑了过来,紧挨着他坐下。李胖一惊说:“老婆,怎么,你也爱看模特大赛啊?” 小莲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嘴里说:“是啊,老公。”李胖很受感动,眼圈都红了:“老婆,你真好,不但不反对我看,而且还陪着我一起看。”小莲却话锋一转:“我可跟你不一样,你看的是人,我看的是衣服,这些模特身上穿的衣服,肯定代表流行款式!哎,老公你看,这个模特穿的裙子怎么样,我明天就去商场,买条一模一样的回来。” 李胖是个出了名的“抠抠族”,一说花钱比割他的肉还难受,小莲这话一出口,李胖顿时变了脸色:“老婆呀,咱不能跟人家模特比啊www.2003.com,!” 小莲恼了:“怎么不能比?哦,我明白了,你是嫌我的体形不如人家模特的好看,是吧?嗯,老公,你说得太对了,我明天就去买减肥茶、减肥药、塑身内衣,我就不信我瘦不下来!” 得,一句话又把老婆要减肥的想法勾出来了!李胖悔得直想咬自己的舌头。这时,电视里出现了“汽车秀”,模特们在一辆辆崭新的汽车旁边搔首弄姿,小莲兴奋地叫了起来:“哇!老公,你瞧这辆敞篷车怎么样?要是你开着带我去兜风,一定酷毙了!我得上网去查查,现在这种车多少钱一辆?”说着,起身就要走。 啪!李胖忽然狠狠地关了电视机,接着,他一屁股跌到地上哀嚎起来:“娘哎,饶了我吧,我再也不看美女了!”

  小莲是一个靠脸吃饭的女孩。
  在各种闪烁的镁光灯,霓虹灯下,小莲熟练地摆着各种撩人的姿势。面对着各种长短不同的镜头和各种贪恋的目光一遍遍在她的身上,脸上扫射。她每天都被要求配合着给出各种微笑。但是,最近几天有一件事让她无论怎样都给不出那种让客户满意的笑脸了,即便勉强笑着,也显得表情僵硬,极不自然。为此,她已经推掉了好几个车展的邀请,有一个还毁约了,交了赔偿金。
  晚上,小莲回到住处,仍然和往常一样,洗漱,保养,早早就上床入睡。可是这几天却整宿整宿的睡不着,有时迷迷糊糊刚一入梦,就出现那个和自己不相干的扯淡人鄙弃的眼神,当然还有那句无聊的话:已是残荷败柳,纵然风情万种也是一棵老葱。
  翻来覆去,辗转反侧,人已经困得不行了,就是睡不着,她使劲拧了一把自己大腿上的肉,仍然紧绷有弹性,怎么就成了老葱了?狗日的那个无聊的车展老板,不就是老娘拒绝了他的附加条件吗?居然这么刻毒地诅咒老娘!可能是那几天太劳累,没休息好,脸色不好吧!不然效果不会那么差的?她反反复复地思考着原因。早上起来上卫生间的时候,她无意间瞟了一眼镜子,天啊!小莲被吓了一跳,眼角真的有两道浅浅的眼角纹!
  怎么会这样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小莲忙打开电脑,想从那些光斑陆离的影集中去寻找答案,却是徒劳的,照片上的人笑靥如花,仿佛是另一个人,她欣然一笑:照片都是骗人的,都他妈的是ps过的!再仔细想想自己的生活好像也不是真实的,不过赚来的钱肯定是真实的!她慌忙去打开保险箱,几叠捆绑着的花花绿绿的钞票“啪嗒”掉在地板上,她忙捡起来,放在鼻子上嗅嗅,嗯!是钞票的芳香!她把钞票搂在怀里,搂的紧紧的,就像又回到了小时候一样,搂着爸爸的肩膀,很踏实,很幸福。
  在搂着钞票的时候,小莲片刻间是幸福的,她可以暂时忘记了眼角纹的问题,忘记了老葱的问题!在锁上保险柜以后,她又陷入了深深的孤独和寂寞之中,她忽然觉得好像生活一直欺骗她。时光从六岁到十六岁,她觉得是真实的,那时她是一个小土妞,一直扎着两个马尾辫,穿的衣服多数是姐姐们穿不上的旧衣服,甚至还穿过哥哥的一件羊毛衫,在学校,她更多的时候像个男孩子一样,飞扬跋扈。家里因为孩子多,父母也操心不过来,仿佛他们都是靠天生长发育的。
  小莲的童年虽然是散养的,但却是真真切切的,包括和哥哥,姐姐们干仗,和父母邻居的奇葩谎言都一幕幕生动传神。比如说:爸爸,爸爸,我二哥把张三家的鸡蛋偷了几个在李四家煮了煮吃了,我也吃一个!比如说:妈妈,妈妈,大姐把我的裤兜剪下来做了沙包来踢!通常的结果都是大姐,二哥先被爸妈胖揍一顿,然后小莲再被大姐,二哥在背地里教训一顿完事。
  从十六岁起,爸妈才开始意识到了小莲的存在,并且开始关注起来了,事情起源于邻居张二嫂的一句话:小莲这小妮子是个美人胚子啊!一笑起来,脸像一朵荷花一样!
  慢慢地,大家都把注意力转移到小莲身上,小莲也开始注意起穿衣打扮了,尤其是那一张像荷花一样的脸必须时候保持着微笑。也不知从几时起,村里又一句话流传起来,说小莲是一个可以靠脸吃饭的女孩,所以信以为真的小莲就不想像其他女孩子一样学做饭,学干农活,学做女红,学打毛衣。十九岁那年,小莲直接去了城里偷摸干了个让当时人很不齿的职业——模特。这件事情,让小莲的父母家人在村里颜面扫地了很长一段时间,可是随着小莲源源不断地往家里寄钱,小莲父母把家里的房子建的富丽堂皇,一家人也从幕后走向了台前。甚至很多人见了小莲的父亲都有点自惭形秽一般,特别是从小莲父亲手里接过那根高级香烟的时候,尤为明显。
  小莲开始从事模特这行的头一天就听人说,干这行是个吃青春饭的行业,不长久。但小莲没有想到青春会这么短!短暂的仿佛只是一转眼,从昨天到今天。小莲今年才29啊!从业十年都不到,可笑不动了,在这十年里,追求小莲的爱慕者何止成千上百,但让小莲动心的却只有a,b,c,d四位。a君是个正人君子,他被小莲莲花一般的微笑打动,说愿意与小莲白头偕老。小莲只是呵呵一笑。b君是个情种,被小莲的美色所俘,苦苦追求小莲三年之久,见仍不能打动小莲,终遁入空门。小莲留他一缕头发,说愿来生报答。c君是一高干,年近花甲,也是贪恋小莲美色,在其威逼利诱之下,与小莲有短暂婚约,怎耐身体不济,油尽灯枯,不久就一命呜呼!小莲也没有分到家产,却被人家儿女扫荡出门。d君最是长情,是个大学教授,四十出头,年富力强,怎奈老婆却是河东狮吼,六七年了,婚约解除不了,硬是把个小莲托老拖垮,无奈之际也只能做个露水夫妻罢了。还有这第五个便是前文说到的狗日车展老板了,猪八戒偷腥不着还倒打一耙。
  小莲现在只有一个心愿就是想青春永驻,主要是想保住这张荷花一样的脸,失去了这张脸,她真不知道还能干点什么?有人说笨啊!打美容针呗!十万块一针,一针管一年。小莲克服种种心理恐惧,针也打了,药物也填充了,刀也挨了,钱也花的差不多了,脸还是脱了形,荷花还是败了,不光眼角纹越来越深,嘴角纹也有了,更可气的是胸也下垂了。
  说实在的,小莲还是很漂亮的,只要不跟那些活力四射的小姐妹们比。但是她却不甘心,她非要与命抗争,常言道:花无百日红。美容失败的小莲偷偷回到了村里,形只影单,畏畏缩缩,很快就像鲁镇的祥林嫂,整天精神是恍惚的,努力保持的笑容却是僵硬的。最后在邻居们的劝说下,撮合下嫁给了村里的老实人耿祥林,这回成了名副其实的“祥林嫂”。
  不过婚后的小莲却是幸福的,因为祥林对小莲是出奇的好。不久,在爱情的滋润下小莲又容光焕发了。
  
  2018.4.15栾川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幽默故事之我要看美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