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天光(小说)

2020-01-17 作者:集团文学   |   浏览(120)

www.2003.com 1
  今年,鲁中平原的秋天相比往年似乎来得早一些。一场秋雨一场凉,几轮绵密的雨下过之后,气温耐不住性子,一下子降了下来。
  天气的变化,却丝毫没有影响一些事情的热度。就像马上面临的党委换届工作,在这个秋天给这座小城的党政机关注入了一副提温剂。换届五年一次,是人事调整密度和幅度最大的一次,对于那些心存想法、政治上想进步的干部,这次换届是一个咸鱼大翻身的绝佳机会。
  凤梧镇副镇长郝东,此刻正坐在办公室里,瞅着屋内的一棵发财树发呆。区内的换届工作一开始部署,郝东的心就悬了起来,脑袋里的想法像一根根线随风飘摇,心被拽得左右摇摆,心神不定。
  郝东在凤梧镇干了两年多了,他是届中调整配过来的干部。虽然工作干得挺出色,年龄却到了四十岁的分水岭。四十岁这个年龄,对于在乡镇干副职的领导干部,就是仕途上的一道坎,想迈上去且得费一把子力气。
  来凤梧镇之前,郝东在区经信局干办公室主任,负责机关上日常琐碎的工作。办公室就是一个事务篓子,什么东西也往里边放。郝东就像拿着一根具有魔力灵性的针,穿针引线,将机关各科室之间协调得顺顺当当,颇受机关人员青睐和局领导器重。那年秋天,局里提拔推荐下乡镇的干部,他全票通过。
  干部考察结束后进行了考察公示,郝东拟任副局级职位人选。他到乡镇任职基本已成定局。局长赵清笛把他叫到办公室,掩不住内心的喜悦,毕竟自己手底下的兵要到乡镇扛大梁了,这是组织对局里也是对自己工作的一种肯定。坐定,赵清笛对他说:郝东啊,这次你能提拔重用,我很高兴。咱们区经信局负责全区工业经济的协调和运行工作,对区域经济进行把脉,为领导决策当好参谋助手。这几年,你对经济工作基本摸上头绪了,这次到乡镇去,要发挥你的经济特长大干一场。乡镇处于最基层,直接跟老百姓打交道,风里来雨里去,最是磨练人。你一定要干出个样来,别给我丢脸。
  郝东赶紧站起来说:赵局,你放心,我干活向来一勺子一碗,不会扎花架子。您走的桥比我走的路还多,我在您身上学到了很多工作方法和经验,让我的心里有了很多底气。有句话说的好,是骡子是马拉出去遛遛,我有的是力气呢。
  两个人东南西北聊了一会儿,最后赵清笛说,昨天与组织部许部长吃饭,他私下里和我说,可能要你到凤梧镇工作,担任副镇长。凤梧镇是个大镇,地广人多,各方面矛盾就多,需要扑下身子多摸情况,做到心中有数,干起工作来才能得心应手。等你到乡镇安定下以后,我抽个时间给凤梧镇党委书记刘哲打个电话,侧面跟他说一下你的情况,最好让你分管镇上的经济工作,这可是你的老本行呢。
  考察公示、任前公示结束后,郝东到凤梧镇走马上任副镇长。等郝东下村入企情况熟悉得差不多了,他的工作分工纳入了议事日程。
  事先赵清笛早已与凤梧镇党委书记刘哲进行了沟通,毕竟两个人是平级,不好把话说绝,电话里说的很委婉,像春雨一样“润物细无声”,意思却全部洇在了这些话里。他说,刘书记啊,我的那个兵郝东到你手底下干差事了,说实话我有点舍不得,他可是我的左膀右臂,现在我自断一臂忍痛给您送去了,呵呵。他在局里跟着我干了这么多年,对经济工作很熟悉,是一棵好苗子,还需要你老弟多浇点水,让他成长得更快更敦实一些。
  刘哲听出了赵清笛这些话的意思,却没有急于表态,他说,感谢赵局给我输送了这么好的人才,你老兄说的话我记下了,回头党委会研究领导班子分工确定后,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区经信局管理着全区的企业,对各镇办的工业工作每年进行考核,并能为一些镇办工业项目争取扶持资金,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赵清笛虽然说得很隐晦,刘哲心里还是明白这些话的份量。
  凤梧镇是农业、工业大镇,农业现在不用操太大的心,全部是机械化操作,前几年农水设施建得基本健全了,庄稼旱涝保收,每年的收成都不错,但是工业却不尽人意。化工、储存企业居多,污染现象大量存在,周边群众时有反映。这几年区里、镇上不断开展化工综合整治,虽取得了一定效果,但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工业是镇域经济的大头,也是镇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关系到全镇民生的饭碗。
  历来分管工业的副镇长都由老班子成员担任,他们对全镇工业情况熟悉,各方面关系也打理得妥妥帖帖,办事稳当,便于协调开展各项工作。如今赵清笛的这通电话,让刘哲心里犯难。如若让郝东直接分管工业,业务方面肯定没有问题,毕竟他是经济口出来的,但是发展工业不能全靠业务支撑,有时靠的还有人脉资源。郝东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是否能干好,刘哲心里打了一个问号。
  经过反复的思考之后,刘哲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让郝东分管工业,担任镇经委主任,另外给他配上一名熟悉当地情况的党委委员担任镇经委副主任,给他作副手。这样做既照顾了赵清笛的脸面,又不至于让郝东老虎吃天无处下手。
www.2003.com,  分工很快确定了。郝东分管全镇工业,党委委员李青协助他。赵清笛知道消息后,心里很是高兴。心想,郝东终于有了用武之地。郝东也着实高兴了一阵。
  郝东静静想着以往的一幕幕情景,心在回忆里渐渐走远。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届的工作,工业并没有太大的发展,反而问题成堆,让自己筋疲力尽。两年多的时光,足已将自己的心一点点变得成熟了,甚至是苍老。
  
  二
  郝东上任后,恰逢全区开展的化工综合整治两年攻坚战,并作为这届班子重点工作予以推进。凤梧镇作为工业大镇,自然是首当其冲。区里给各镇办下达了整治任务,对这项工作实行单向考核,并与干部奖励和使用挂钩。全镇这项艰巨的任务落到了郝东肩上。
  据李青介绍,全镇最突出的就是罐装储存企业,几乎占全区储存企业的半壁江山。这些老旧企业由于设施老化,曾经发生过爆炸、清洗油罐人掉进去淹死等情况,存在着很多隐患。环保就更不用说了,时常污流遍地,污染周边村庄的庄稼及饮用水。区里要求达不到环保和安全标准的储罐一律拆除,恢复原貌。实际上,区里是想借这次综合整治,彻底取缔不规范、不达标的小炼油等土小企业,迎合群众的期盼和上级的政策预期。
  刘哲要求郝东,整治的同时搞好新一轮工业规划,不能丢了西瓜捡了芝麻。这两项工作几乎占据了郝东的大部分精力,让他白天、晚上如陀螺一样转个不停。家顾不上,饭吃不香,一个月下来,整个人瘦了一圈。
  回到家老婆刘萍就埋怨他说,你把自己卖给镇上了,家成了你的旅馆,想住就住,不想住就抬腿走人,老婆孩子成了你的过客了。
  家里的大小事,他都甩给了刘萍。照顾老人、孩子上学、一天三餐、扛矿泉水……刘萍一下子从一个小女人充当起了女强人的角色,从来没有过的委屈经常泛着苦水涌到她心里。
  郝东能体会到刘萍的辛苦。他在区经信局上班的时候,朝九晚五,家里的事情基本都是他打理。刘萍在区政法委维稳办上班,每逢中央省市等重要会议召开的节点,就是她最忙的时候,加班加点,没有双休日。他调到乡镇工作后,离家有二十多公里路,回家不再那么方便,加上工作任务繁重,自然回家就少了很多,有时晚上不得不在镇上住宿舍。原来固有的规律一下子被打乱了,就像失去准头的钟表,找不到了方向感。为此,刘萍不止一次因为家事耽误工作,受到了单位领导的批评。
  工作和家庭像两座山头,爬了一座再换另一座,循环往复,哪能同时爬两个山头?自己的工作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面对全镇诸多的化工储存企业,想要如期完成整治任务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李青对郝东说,咱们镇上的储存企业,历史由来已久,最初的时候很少,仅仅几家。这样的企业建设周期快,焊上几个大铁罐,接上管道就行。钱又来得快,见有利可图,干这个的就越来越多了。有的化工企业扩大生产,将储存作为企业的一个板块纳入日常生产。现在这些企业,就像一条绳上的蚂蚱,只能找准绳上的关键节点下决心剪断,打破他们的利益共同体,这项工作才能打开突破口,顺利进行推动。
  李青凭多年在凤梧镇的工作经验作出的分析判断,好像天光穿破云雾让郝东眼前变得明亮起来。
  郝东安排镇经委的人员分头进行排查摸底,摸清全镇储存企业的底数,并掌握清楚储存企业的思想动态。汇总上来的数字惊人,竟有521个储罐,其中不达标的占到了407个。
  要想行动,须宣传发动引领。郝东制定了具体的五年实施方案,提请镇两委会研究通过后,下发到各村居和企业,这项工作进入了实质性阶段。
  方案下发后,受多年污染顽疾困扰的村居都拍手称快,而企业的声音却掺杂着杂质。这些企业就像浸淫多年的赌徒,一旦有朝一日让他们收手,无疑是斩断多年形成的利益链条,触及到他们的痛处。由此带来的条件反射,就是这些企业竭力维护自己的利益,对政策和规定置若罔闻。
  郝东仔细分析了目前全镇储存企业的状况,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这些企业观望心态浓厚,焦点都集中在了玉龙化工厂身上。不止一个企业放出风来说,只要玉龙的储罐能拆除,我们二话不说就开始拆。
  郝东意识到玉龙化工厂一定有着很深的背景。他查阅了一下玉龙化工厂的有关资料,化工厂建厂已经十一年,坐落在水牛村西边,主要生产项目是环氧树脂,经济效益一直不错,是全镇工业的领头羊。最近三年,这个化工厂又扩大规模,搞起了存储,储罐有72个,并且全部不达标。法人代表是王三山。对于玉龙化工厂污染问题,之前水牛村等邻近村居多有反映,却最后都不了了之。这里边一定有窍儿,要不然企业为啥都向它看齐?
  郝东决定问一下李青相关情况。李青并没有急于回答,而是反问郝东,郝镇长,这次化工综合整治,肯定会牵扯到各方面的利益,难免拽拽耳朵腮动弹,你刚刚到任时间不长,我怕你引火烧身,对你工作和前途势必会有影响。你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吗?
  郝东嗅出了李青话里的味道。一个有着污染劣迹的企业能够生存到现在,并不是社会和老百姓没有发现,而是这个企业背后站着替他们擦屁股的人。李青这么问,一半是出于对郝东的担心,另一半是考量郝东的决心。
  郝东说,全区将这项工作作为重点工作摆到桌面上来了,大张旗鼓地在全区进行推动,我们还有退路吗?前面有一座不可逾越的山,后面有一块大石头,你说我们是爬山还是将石头搬开更容易一些?郝东的这句问话,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区里的决策如山,那是不能公然违背的,必须不折不扣执行。
  看到郝东态度坚决,李青不再说什么。接下来就是如何撕开综合整治的口子,推动工作进入腹地。玉龙化工厂就是浑浊的深水中堵在这道口子上的一块坚硬的大石头。只有将石头搬开,把水释放出来,才能看清水底到底有什么。
  
  三
  郝东决定正面接触一次王三山。刚来报到的时候,他入企熟悉情况的时候见过他一面,也只是客气地寒暄问候,并没有深层次的交流。
  路两旁的树叶开始出现了金黄色的斑块,阳光打在上边闪着斑斓的色泽,像水上泛着光的波纹,在秋风中粼粼摇晃着。
  一大早,郝东给王三山打了个电话,让他在企业等等,说是有事面谈。他孤身一人驱车直奔玉龙化工厂而去,并没有叫上李青,因为他觉得李青跟这些企业太熟悉,反而让企业无所顾忌,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自己刚来时间不长,王三山还摸不透自己的底子,见面谈话可以更放得开一些。
  水牛村是进入玉龙化工厂必经之路。这个村不大,看样子也就是百十户人家。大大小小、高矮不齐的房屋,狼牙交错插在村路的两旁,让道路显得逼仄狭窄。路两旁有三三两两的村民在忙着各自的事情。
  穿过村庄不远便看到了玉龙化工厂。玉龙化工厂占地面积很大,看上去三百亩的样子。眼光飘过院墙,可以看到一个个油罐露出的暗红色的椭圆顶。
  王三山早已在厂办公楼下等候,见到郝东,便微笑着说,郝镇长,咱是先转转厂区,还是到接待室坐坐?
  郝东没有立即回应,而是将眼光抛到远处,看了看罐装区,水泥地面整洁如洗,地上还有斑驳的水在阳光下闪着亮光,显然是刚刚整理过的样子。
  郝东回头跟王三山说,咱不转了,直接到接待室吧。
  来到接待室,双方一番寒暄坐定。郝东说,王总的企业气脉挺大,厂区看上去一大片,快赶上一个小村庄了。
  王三山摸不透郝东这句话的用意。但是他知道这次郝东来绝不是为了表扬他们的工厂给他脸上涂金的。便指着窗外的厂区说,厂区分两大板块,第一个板块生产环氧树脂,第二个板块是罐装区。为了安全期间,两个板块中间做了防护墙。
  郝东顺着王三山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一道简易防护墙,用防火板从东到西拉起了一条蓝色的线。
  郝东收回眼光,决定单刀直入,试探一下王三山对化工综合整治的态度。他看着王三山说,据前期的调查摸底,你们企业的七十二个罐全部不达标,下一步按照区里的意见精神,那可是要拆除的。

www.2003.com 2

8月22日20时50分,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山东润兴化工厂发生爆炸后引发火灾。据当地媒体报道,目前有9人受伤,送往医院救治。消防、安监、公安等部门赶往现场,火势基本得到控制。

8月17日,淄博市安监部门制定全市质监系统全面开展安全生产大检查专项整治工作,要求自即日起,在全市范围内以特种设备使用单位和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为重点,集中开展安全生产大检查。

澎湃新闻查阅当体媒体报道发现,天津港8.12爆炸事故发生后,淄博市曾在开展全市危化企业隐患排查。

不料,化工厂的爆炸在隐患排查开始不久就出现。

《淄博晚报》8月15日报道说,为认真贯彻落实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山东省安监局近期关于加强化工和危险化学品企业安全生产工作的一系列文件精神,根据山东省安监局《关于深入开展化工和危险化学品企业安全生产大检查的通知》要求,淄博市安监局决定在全市范围内深入开展化工和危险化学品及医药企业安全生产大检查。

检查范围是全市所有危险化学品生产、储存、使用、经营企业和危险化学品经营市场。重点是涉及危险化工工艺、重点监管危险化学品和构成危险化学品重大危险源的企业;企业动火、进入受限空间等施工、检维修作业环节;涉及易燃易爆、有毒有害危险化学品储罐区的安全管理。

要按照全覆盖、零容忍、严执法、重实效的总要求,以零泄漏、零火灾、零爆炸、零死亡为目标,全面深入排查治理企业安全生产隐患,堵塞安全监管漏洞,强化安全生产措施。通过安全生产大检查,全面摸清彻底消除安全隐患和薄弱环节,落实企业主体责任、健全安全管理制度,依法关闭取缔非法违法企业,有效防范和坚决遏制各类生产安全事故的发生。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年】天光(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