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碟衣|终究是游园惊梦一场

2019-05-01 作者:线上娱乐   |   浏览(86)

电影最初触动我的是这句话,小豆儿在唱这句词时,始终将这句词“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唱成“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大概从心底里,小豆儿便觉得自己是男生,始终唱不出我本女娇娥这句话吧。也许其他人会认为,不过就是一句词,你随它唱又会如何呢?!没得白白挨一顿打。

www.2003.com 1

但小豆儿就是这么较真的一个人呀。唱词也是,唱戏也是,喜欢小楼也是!后来师哥拿烟头往他嘴里塞,逼着他唱出正确的词时,小四嘴里一边流着血,一边唱出了正确的词,“我本女娇娥,又非男儿身。”看到这儿时突然就红了眼眶,大概对于这么较真的人而言,这句话说出口的同时,也是在心里对自己进行了一次阉割吧!也或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蝶衣就不再分得清楚,自己到底是男儿身,还是女娇娥了。

从一而终,错付深情。

这是整个电影让我印象还蛮深刻的情景,其他的,等日后再看一遍时,也许又有另一番的感受。但总是替蝶衣觉得不值,段小楼始终担不是蝶衣的那份爱,他从不懂蝶衣,更别说懂得他的爱了。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www.2003.com,或许,蝶衣既是戏文里唱着的虞姬,看似柔柔弱弱,却又是生活里真正的楚霸王!

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哈七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看完《霸王别姬》,心中的有种情愫久久不能平息。叹息程蝶衣的一生,虞姬是真虞姬可是霸王不是真霸王啊。

相遇之初他是被母亲抛弃的小豆子,眉清目秀之间。虽然是男孩子,但是却尽显女子的阴柔之美,在那混乱的的戏班里。身为师兄的小石头,对他百般的照顾,而他对师兄却生出了别样的情愫,但是也许他始终过不了自己的心中的那道坎,他始终唱不出“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身为戏剧院的总管的那坤来到戏班子。已有一些花衫模样的小豆子又再把《思凡》唱错。惹恼了那坤。看见此状,身着霸王黑靠的小石头大怒,流着眼泪,亲手把铜烟杆子插进师弟嘴里。结果,小豆子终于唱出了“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我想那时的小豆子跨越过自己心中的坎了吧,她也终于踏入自己的戏里,沉浸在自己的戏里。

小石头和小豆子为张公公唱堂会,堂会过后小石头抄起张府一把宝剑,对小豆子说:“霸王要有这把剑,早就把刘邦给宰了,当上了皇上,那你就是正宫娘娘了!”小豆子听言想也不想,即道:“师哥,我准送你这把剑。他以为师哥拥有了这把宝剑,自己就可以与师哥,厮守白头,孰不知,师哥已然出戏,而沉醉在自己的梦里的是他啊,是他啊。

因为《霸王别姬》的走红,小豆子成为了程蝶衣,而小石头成为了段小楼。他们成为京城里的名角,蝶衣的清澈眼神里,那寸寸的柔波,像一潭湖水,满满的都是对着师哥的爱。眼神忽明忽暗,他是希望师哥懂你他的吧,他希望他们俩一生一世一双人。所以他才说出那样的话“不行!” “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程碟衣|终究是游园惊梦一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