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了大半辈子的斯导,用他毕生所学的电影语言

2019-05-01 作者:线上娱乐   |   浏览(19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迭戈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以上均为个人观点,不喜勿喷谢谢。

以上均为个人观点,不喜勿喷,谢谢。

斯皮尔伯格不是个平庸的人,他的电影更不是平庸的电影,你总能在其中看见思想的律动,也正因如此,他不会浪费镜头,也正因如此,我们可以更好揣摩他的想法,在女特工追捕绿洲五强时,她看向了街道,然后是一段蒙太奇(关联剪辑),然后她的脸上漏出了一丝丝诧异,斯导想说什么,大家想必都知道了,电影的主旨,就是希望我们能活在现实中,当然也不要放弃了虚幻的游戏,如果你问究竟哪个更重要?我想是游戏,毕竟一周七天就给两天休息,广大上班族一周也就休息两天,斯导想说什么想必大家也已谙熟于心了吧,所以我才说斯皮尔伯格从来不是一个形式主义导演,但也绝不会按巴赞的想法乖乖给你讲故事。

通勤营救的故事是典型的线性叙事,也是相当普通的古典模式,但运镜却与众不同,我们并不能只因运镜和剪辑就将其挂以形式主义的名号,只能说它大胆前卫。不过这也确实为传统的爆米花片带来了视觉上的新感观,我也以后能有更多富有创意的运景在爆米花片中以卖点的形式出现,毕竟,让商业电影看起来不那么像商业电影,才是商业电影的最高境界。

斯皮尔伯格已经老了,不可否认,但也正因为他老了,才有了这部电影。斯导从来就不是个形式主义导演,但他也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绝对的现实主义导演,甚至即使在古典电影中,你都难以定型他的概念,要我说他就像摄影师,总是为不同的题材更改自己的风格,但无论他怎样更改,他的电影中总会有着特例独行的东西,使之不泯然众人。斯皮尔伯格擅长商业片,擅长形式主义片子,能够控制驾驭很多不同的电影,甚至在邪典方面,也有自己的概念。但他还是最擅长商业片,从横空出世的大白鲨开始,再到今天的头号玩家,他总能将商业片玩出花样,总有新意在里头,使平庸不平庸,这何尝又不是种能力呢?

不得不说,这部片子的整体风格感觉像极了源代码,单单从火车角度来看,在车厢这种相对狭窄的空间中,如何能不使镜头拥挤不堪,这可是个技术活,举一个例子,老版和新版的东快一对比,运镜能力就体现出来了,老版中只能靠几乎占满镜头的特写来强调人物,而新版则更为平滑。我们再来对比源代码和通勤营救,源代码是基于古典主义之上的,无论从剪辑还是运镜,不过也出现过鱼眼镜头这种极端镜头,但那涉及到的再建立镜头无关火车,所以我们不细细讨论。对于通勤营救来说,火车镜头之所以类似源代码,是因为两者本身就是基于同一参数的。还有一点相当值得注意,对于火车或者这种持续运动物体的电影,由于一直处于运动状态,镜头的稳定性本身就会受到影响,所以需要饱满的广角镜头做情感低潮,可问题来了,在广角中,火车这一运动元素是一定要提及的,那本身的广角,就添上了环境移动的特性,那广角的意义,也就大大降低了,所以如何处理广角,确实相当有挑战性,源代码中,通过场景大跨越切换,来改变火车的固体运动,而通勤营救中,更多的是用深焦来处理,从大体来看,效果不错。

要我说,这就是斯皮尔伯格的商业片的魅力,给你带来了爆米花的香气,带来了游戏的欢乐,但也带来了现实的责任。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活了大半辈子的斯导,用他毕生所学的电影语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