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003.com写在4月2日,看过《霸王别姬》

2019-05-01 作者:线上娱乐   |   浏览(170)

逃避者——小癞子 小癞子曾说过一句话:吃了糖葫芦,我就是他妈的角儿了。事实是吃完了糖葫芦,小癞子便上吊自尽了。小癞子总是在逃避现实,经常从戏班里逃走后又被捉回去,甚至因为害怕师傅的毒打而选择轻生。也许有人会问小癞子脱离戏班这个行为算不算是对自己命运的一种反抗,在我看来,不算,他只是在逃避。戏班的师傅说过:自打有唱戏的行当,哪朝哪代也没有咱们京戏这样红过,你们算是赶上了。”可见在那个时代,学唱戏不失为一种好的谋生方式,更何况就算他真的逃走了他也没办法自己生存。要想人前显贵,必须得人后受罪。当小癞子看到有名的角儿在台上风光时,想到的只是:他们怎么成的角儿,这的爱多少打。毫无疑问,小癞子是很想成为角儿的,但他害怕的是这个过程,可悲,可怜。 屈服者——段小楼 段小楼是个彻底的屈服者。小的时候听师傅的话,长大后又受制于菊仙。师傅让他好好唱戏,他听了;菊仙让他不要唱戏,他也认了;得罪了日本人被捉了要蝶衣去救;当蝶衣被抓时只能求袁四爷帮忙,最后还是菊仙想办法说动了袁四爷。可以说段小楼的“反抗”没有其他人的牺牲时;不可能成功的。到了最后,段小楼为了生存出卖了这辈子最爱他的两个人——菊仙和程蝶衣。总而言之,段小楼只是个普通人,或者这样说,他是个正常人。 叛逆者——程蝶衣(张国荣) “青木要是活着,京戏早就传到日本去了。”程蝶衣在法庭上拒绝了袁四爷的帮忙这样对法官说。这话就是在今天听来都会被冠以不爱国的罪名,更何况是那个保守的时代。包括之前蝶衣在给青木唱戏后脸上没有正常人应有的愧疚,他反而用一种近乎兴奋的口吻对他师兄说青木是懂戏的,而段小楼的反应则显得正常多了,他打了程蝶衣一个耳光。 程蝶衣不是个正常人,他是个戏疯子。在他的眼里艺术是没有国界的。他只是个戏子,他只管唱戏,不管什么时代,台下坐的是什么人,因为每个时代都需要艺术。 程蝶衣是那个时代的先驱者。他对艺术的认识,对艺术的坚持,甚至对师兄那种超越性别的爱都是领先于时代发展的。但领先时代一小步叫先锋,领先一大步叫先烈,很可惜,蝶衣成了先烈。 我们没有必要去讨厌段小楼,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段小楼,还有一大部分人是小癞子,很少有人能成为程蝶衣,除了张国荣。现实是残酷的,古往今来叛逆者的下场总是悲凉的。我们只能是段小楼,因为段小楼们往往是活得最好的,而程蝶衣他是天使,是神灵。 也许有这么天,当人们的神经不在那么脆弱,活着人人都敢于去当这个先烈‘人间的天使也许会变多吧。

       写在4月2日,看过《霸王别姬》
       又听到有人提《霸王别姬》,于是4月1日第一次完整地开始看这部电影。两天才看完。电影结束,看着海报,听着张国荣的《当爱已成往事》,终于落泪。
        没有认真看过几部张国荣的电影,只是了解一点新闻。听他的歌曲,除了好听,却没有明白一些人的疯狂与落泪。看过《霸王别姬》,我也有些入戏,虞姬好像就是程蝶衣,程蝶衣好像就是张国荣。

       往事不要再提 人生已多风雨 纵容记忆抹不去 爱与恨都还在心里
       晚晴、民国、抗战、解放、文革,蝶衣走过了这个时代最繁杂、最纷乱的时光。江山易主,人来来往往,倒是蝶衣始终在唱戏,不管台下是谁,他永远“玩命”的唱戏。“他要是还活着,京戏早就传到日本了。”蝶衣的京戏,永远是纯粹的,没有束缚,没有社会世俗的绑架。但是,这毕竟是生活,那样的忠诚未必换来他人的尊重。相反,却可能是灾祸。蝶衣对京戏爱,对师兄爱,一样的,太深,太浓,到了,在和霸王的戏里死去,也算是在爱里了去。

       忘了痛或许可以 忘了你却太不容易
       太多的人来来去去。和他们的过往,成了戏外的日子。
      小癞子
      糖葫芦的叫卖,最终成为一个记忆。看着小豆子挨打,小癞子大口大口吃完了兜里所有糖葫芦。原来他的选择是去了另一个世界。“等以后我成角儿了就天天吃糖葫芦”,这句话和糖葫芦的叫卖也让我永远记得了小癞子。学戏的路上总不会少这样的选择,那苦,那疼,也不是所有人都受得了。所以,他带着刚看完戏的喜,记着糖葫芦的甜,到另一个世界了。
       张公公
       张公公留给蝶衣的可能是恐惧,可能是无奈,也可能是成长。曾经张公公府上的那把剑倒是一直伴随蝶衣和小楼。解放前,大街上卖烟老头,神志不清,若不是蝶衣和小楼问起,我已很难辨别他是谁。这样的结局,也不能全说是讽刺,可能这就是他的命。不可一世,呼风唤雨,落魄街头,所有都体验过了,是自己成全了自己的命。
       袁四爷
       袁四爷爱戏是真,爱角儿是真。四爷给了蝶衣许多,蝶衣也在四爷那得到了许多。但是,再大的人物,也不过是人们口中的爷,终究逃不过历史。袁四爷的下场,对于戏外的人或许早有预见。袁四爷的死,最终也只能是一句:哎!
       京戏师傅
       师傅带着蝶衣开始学戏、唱戏的生活,也是师傅,给了小豆子程蝶衣的开始。师傅对蝶衣的影响太大了,师傅最后的辞世仍然在教学,仍然在唱戏,也是圆满的。这,怕是蝶衣永远忘不了的。“要想人前显贵,必要背后受罪”这是师傅告诉小豆子的话,更是师傅训练小豆子的做法。“自己成全自己”更是小豆子到蝶衣一直记得的话。
       那老板
       生活总还是平凡人多,那老板的迎合、奉承,那老板最后的揭发,无非是普通人为了生计的办法。这出戏,总是要那老板这样的人经营戏班子,总还要那老板来服软、调解。那老板也是为了生活啊。
       菊仙
       菊仙从出现就成了蝶衣感情最大的敌人,蝶衣每一句“菊仙小姐”眼神和语气都格外明显,那份感情,怕是他人都无法冒犯的。倒是戒烟的时候,蝶衣说的冷,蝶衣叫的娘,还有菊仙紧紧的拥抱,让我长舒一口气。迷迷糊糊中,蝶衣怕是把菊仙真当成了娘。一样的出身,一样的泼辣,蝶衣在幻象中才第一次道出了对母亲的念想与依恋。打小进了戏班子,母亲便成了遥远的记忆。没有提,不代表不想念。
       菊仙是厉害的女人。她懂得事故,她拼命保护着爱人。这样的人,也最怕背叛,蝶衣的话怕不是大碍,小楼的划清界限才最伤人。那一身红衣,好像是自己的直爽,好像是最后的美艳,好像是和自己的时代告别。哎,痛哭、哀求都晚了,人走了,记得的终究是“划清界限”。
        小四
        从张公公府出来,蝶衣就执意要抱这孩子。人总有自己的命,蝶衣执拗的不信。小四是环境逼迫,小四是本性如此,我不知道。毕竟没有几个人能真正抵抗住这样的成长环境。倒是最后,小四扮着虞姬,带着红袖章,打开当年四爷的赏,露出了从没有过的目光。这是讽刺吧,那么疯狂的要批判戏班子的领头,那样高呼演新戏的人民群众,最后,还是对着“四旧”、“旧社会”、“封建”着了迷。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www.2003.com写在4月2日,看过《霸王别姬》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