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为的结局与大部分人理解的大相径庭—因此

2019-05-01 作者:线上娱乐   |   浏览(166)

   片尾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逆转,中文叫包袱,英语里叫jolt。jolt设计地好,能把观众骗的五体投地,回想前面的剧情,处处都埋好了伏笔,可你就是没想到,直到水落石出,你恍然大悟的同时连呼过瘾。经典的例子有第六感。
    对于一级恐惧这样一部densely plotted的悬疑惊悚影片,我很理解之前出现的好几个well-designed的twist,但我以为,最后一个twist,没有比有好。理由如下:
    1、从情节考虑,当诺顿最后眨巴眨巴眼睛说出“there never was an Aaron”时,也说出了这里从来只有Roy。无疑,Roy暴虐、狡诈,拥有高超的智商和强大的演技,能把阅人无数、无比自负的Vail耍的团团转,那么,他怎么会被主教性虐呢?不可能是有求于主教的区区栖身之所吧。你说他是将计就计,占有Linda,那他对主教的仇恨也无从说起了,他杀人的motive也就莫名其妙了。另外,如此高智商的他会在杀人后那么狼狈地在逃逸中被捉吗?
    2、从人物塑造考虑,这样的Aaron根本就不值得怜悯,他从头到尾就是在装神弄鬼,以求逃脱法律的惩罚。这样的角色,可能赢了观众的head,却赢不到观众的heart。从情感认知的角度讲,一个从小受父亲虐待、产生双重人格,之后又被主教性虐,却茫然无措的,善良的、无助的、脆弱的Aaron,要比暴戾的、阴险的Roy讨喜的多。豆瓣上的一句评论很有意思:“当你对Aaron低垂的长睫毛,羞涩的表达,可爱的口吃而慢慢心生怜悯时,那么ok,相信结局一定会给你重重一创”——谁想要“重重一创”呢?我就想要“Aaron低垂的长睫毛,羞涩的表达,可爱的口吃”。前面的twist已经不少了,结尾的包袱,既不高明,又丢了一个格外讨人怜爱的角色,丢了观众把母爱(compassion)投射到Aaron身上的机会,对于一部商业片实在是失策。
    3、最重要的是,从揭示主题的层次上讲,最后的包袱更是败笔。编剧和导演的立意,从全片分析,绝对不只停留在讲一个惊悚故事的层面上,否则就不会花那么多笔墨在两个人物身上,一个是州检察官,一个是辩护律师Vail。鉴于不是所有人都能理会这两个人物设置的用心良苦,容我在这里啰嗦几句:
    州检察官。与主教渊源颇深。地产项目因主教的叫停而损失惨重,对主教和检举者马蒂纳怀恨在心,曾要马蒂纳的手下作证指控马蒂纳,遭拒绝后差人殴打了马蒂纳的手下。这件事与主教被杀无关。Vail曾怀疑州检察官因此忌恨主教而差人谋杀,后发现并非如此,也就是说这件事充其量只是为故事主线添加了烟雾弹。另外, 州检察官在十多年前还帮主教瞒下过一个性虐的指控,他之所以要置Aaron于死地,可能是不希望Aaron捅出“性虐”的篓子。检察官的这些事儿都和主线关联不大,cut掉不影响剧情,那为何没有舍弃呢?我想是因为州检察官的角色是芝加哥上流社会的缩影:玩弄权术,结党营私,狡诈虚伪(而说到虚伪,他跟主教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黑人女法官似乎也是他的同党,Vail揭出地产案后,她马上声色俱厉地警告他此事与案情irrelevant,他是想公报私仇,并威胁会处罚他(你要足够细心,会发现这位法官在片头就曾出现在主教的慈善晚会上)。主教、检察官、法官,这些人物各有算计,相互利用,共同构成了一幅生动的芝加哥上流社会浮世绘。
    辩护律师Vail。在此片中,通过他与记者的恳谈,我们得以知道在他的外表——a media-savvy, a womanizer,一个为了金钱和名望而不顾真相,为罪犯辩护的律师——下,其实还有颗更深邃的心:他相信被判有罪之前人皆无罪,人人都应得到公正的申辩机会,他相信人性本善,犯罪的不全是坏人,他想知道为什么好人会做坏事。他还和记者谈了他对“真相”的理解,那就是他为jury(陪审团)create的真相。当一盘事关重要的录像带可以仅仅因为对自己的client有利或有害就被出示或隐藏,我们也就有理由怀疑所谓的真相,是否只是律师愿意给我们呈现的“真相”,我们也就有理由怀疑the
vulnerability of the American legal system。在这方面十多年前的辛普森案是个绝好的现实教材,聘请不同的律师,可以让结果有天壤之别,如何让人相信法律的公正性?检、辩双方律师如何利用美国法律的相关条款achieve自己的agendas,中国观众由于制度的隔阂,可能难以领会其中的delicacy,但原小说的作者肯定是深有感触的,因此在商业性的悬疑之外,其严肃的“讽刺现实”的意图应该是不难辨认的。
    问题是,片尾的jolt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影片直指现实的锋芒,当Aaron亮出底牌后,观众的焦点被一边倒地吸引到了“跌宕起伏”,却并无社会意义的plot,影片“揭示现实”的一点点雄心也就完全被遮蔽,或自我消解掉了。正如英语世界的一篇评论所言:
   more simplicity and quiet would have provided the revelation with the power of a depth charge.
   我曾以为缺少simplicity是中国商业电影特有的顽疾,现在知道好莱坞的商业制作也会犯这样的毛病了。说实话,我多么希望看到诺顿自始自终就在这样的multiple personality disorder中挣扎:作Aaron时他是无助的小羔羊,他越楚楚可怜,对上流社会的hypocricy的控诉就越有力;作Roy时那是他意识深处的本我,他越歇斯底里,对上流社会的hypocricy的控诉也同样越有力。

在看过几百部电影之后,还有电影能在最后结尾处给我惊天逆转的感受,真是难上加难,但无疑这部电影做到了,而且是部1996年的老电影。如果我在若干年前就看过这部电影,我想相当一部分悬疑电影就不会给我惊艳的感觉了。 看电影之前看了豆瓣的电影介绍,主教、性、谋杀,再加上懦弱的Aaron(Edward Norton饰),这种神父性虐待儿童的情节很容易就猜出来。现在好莱坞把精神分裂患者谋杀的悬疑片已经类型化了,用滥了很难再出彩,但回到96年我相信这种故事情节还是很新颖的,说不定这部片子就是精神分裂患者谋杀案的鼻祖。在电影的开头,Martin(Richard Gere饰)还认为凶手另有其人时,我就知道是他干的,对这种精神分裂患者的电影实在不陌生。在看到Janet(Laura Linney饰)逼问医生做伪证时,我就猜到要在法庭上逼出Roy现身,不过其实细想,即使出现这一幕严格来讲也不能证明他是真的精神分裂患者,也有可能他是伪装的。看到Aaron就要被免于判罪时,让我不由得想起上一部看过的悬疑片《致命ID》。如果说Aaron因精神分裂杀死一个坏人但却无罪释放而情有可原,律师保护好人人格不被判刑,但怎么保证杀人的邪恶的人格不会消失?这就让我想起《致命ID》里的一个精神分裂者杀死了若干无辜的性命,因为律师的辩护免于监牢而送去医院的途中,邪恶的人格没有死却又开始杀人。正当我考虑这个问题,而感叹电影仅是止于这个很普通的层次时,没想到看似圆满大结局的结尾却给我一个意想不到的大震惊。 “编筐编篓全在收口”,我特别欣赏的电影就是在最后五分钟内给你一个完全意想不到的却十分合情合理的大转折,把这部电影的层次一下子拔高了。这部电影展现了当权、宗教的丑恶、虚伪;精神分裂患者的孩童时悲惨遭遇,但让人想不到的是最后情节,让人纳闷:到底是Aeron一直都在伪装精神分裂还是Roy(凶残性格)最后杀死了Aeron(懦弱性格),完全占据了Aeron的身体? 电影通过主人公之口似乎表明Aeron其实一直在伪装,他就是彻头彻尾的杀人犯,很多观众也是这样认为的,而且据此认为如果结局是这样,那就影响了整个影片的立意高度,前面对上流社会的讽刺、对精神病患者的同情和照顾都不再有意义了,我也同意这种观点,如果这就是真相,那么对精神分裂者的关怀倒被利用,成为最受讽刺的事了。尽管有网友找出以前隐藏的线索来证明Aeron是在假装,但是我的观点真相是后者:即Aaron是精神分裂症患者,Aaron脆弱的心灵在被不断施压,步步追逼的情况下,软弱的Aaron那一面被凶残的Roy逐渐占据,Roy成为了他的主要性格。 我们姑且假设Aaron一直是深藏不漏的Roy,如果他始终是骗子,那么以前的故事情节就有不合理的地方了。比如,Aeron第一次变为Roy,是在医生进一步追问Linda时,这时摄像机很快就要没电时差点没有录下来,如果他是装的,应该愿意被录下来而不是趁着没电的时候;还有Martin第一次碰见Roy时,没有录像机,只有碰巧进来的医生打断。就是因为没有录下来的证据,Janet才不相信他是精神病的假设。可以说,Aaron假装是精神病想逃脱杀人嫌疑的做法是非常冒险的,如果没有好律师愿意相信他是无辜的,他是必死无疑,所以当初检察官认为这是有铁证的案子,99%的人都认为凶手就是Aaron。大家想一想,如果Aeron是一个演技高超,智商一流的凶犯,为什么会用这么蠢笨的办法杀死主教,自己还在现场,被人当场抓住?难道用毒药或伪造车祸任何一种方法都不会把自己身陷囹圄的风险增加这么大?因为他采取伪装的手法而又逃脱法律制裁,有几个关键点是他控制不了的: 1 一个愿意相信他而又有能力的好律师,Martin也说了如果是法庭随便指派一个律师,他就死定了。他的性命全维系在一个关键律师身上,而且他还不能直接透露给律师色情录像信息,请问他是如何未雨绸缪的? 2 录像带的发现是起决定性作用的线索,而这个证据是黑人助手按Martin指派示去搜查Aaron房间,“恰巧”他的朋友Philip正在找录像带而得知的,我们可以试想如果Philip那天那个时候没有在他家,我相信这个惊天秘密是不可能泄露的,因为录像带在主教家里。后来Martin是如何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这盘至关重要的录像带,也是一笔带过,我还无从而知。 也就是说秘密的录像带必须曝光,才能让Aeron当庭变身为Roy,否则Martin都无法证明他是精神分裂者,而录像带的曝光Aeron并没有事先做任何准备。他只是在主教胸口刻下一个书的索引号,那么这个智商超级一流、骗过所有人的凶手是做了什么手段让他无罪释放的呢?答案是:没有。一切情节发展都是巧合,或者在Martin孜孜不倦的努力下得到的。如果任何一个关键点都没有按照电影里来走,Aeron都将死罪难逃。如果Martin没有主动做他的辩护律师;如果Martin没有派黑人去查Aeron的房间;如果Philip那天那个时刻没有在Aeron的房间;如果Martin没有叫医生对他做长时间的心理检查;如果Janet没有当庭曝光录像带;如果Martin没有叫Aeron上庭;如果Janet没有在庭上言辞激烈的刺激Aeron。要这么多的如果都发生,Aeron才能逃脱谋杀罪名,请问一个绝顶聪明的罪犯会这么蠢吗? 我们再来看看Roy的行为模式:凶残、粗暴、头脑简单、满嘴粗话、言语大大咧咧,如果这是他的本来面目,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诡计多端的罪犯啊。诡计多端的罪犯是Unsual Suspect里的Kevin Spacey这种深藏不漏的样子。而且要查询他的平时面目,问问见证他成长过程里的朋友,唱诗班的alter boy就可以了。从录像中看,他是行为缓慢的Aeron,而主教显然是认可这就是平时Aeron的行为模式的。如果Roy才是一直以来的Aeron,那他要从很小的时候就装出可怜巴巴的Aeron?从小他就知道伪装的作用了?如果他表现出Roy,主教就不会逼迫他来做色情表演了。就是因为平时的懦弱才让他分裂出一个虚拟的Roy,来满足自己的愤怒。影片最后Roy还大大咧咧的要和Martin做朋友,Martin走了之后还大声呼喊说着语无伦次的话,这是真的Roy,但是不能说明Aeron是在扮演Roy。有人会问:Roy为什么说从来没有Aeron呢?那不是说明Aeron在假装吗?在我看来,这是Roy对Aeron抨击的话,就如同上次和Martin第一出现时Roy说Aeron是娘娘腔一样,因为Roy想要完全占领Aeron,在心理上把Aeron消灭,取代他,所以他认为自己是真正的灵魂。 所以不管怎么看,说Aeron没有精神分裂,一直以来他是蓄谋已久以假装精神分裂者逃避法律制裁是解释不通的。 我认为最后的真相是Martin为了维护Aeron,必须残忍的激出Roy,可是没想到却害死了Aeron,Aeron完全变成了邪恶的Roy,这是Martin远远没有想到的,而不管是哪个结果,这个两难选择他都输了。如果说之前我还在考虑是给四分还是五分的时候,就因为这最后的结局,必须给五分。大部分观众按照电影表现的来相信Aeron是真正的杀人犯,就完全低估了电影真正的包袱。最后Martin的心情是很复杂的:悲凉、从心底而起的寒意、束手无策的无力感,他也终于开始怀疑电影开头他告诉记者的什么是真相,他当初认为真相就是律师所承上的故事,但是他现在明白原来律师也成为故事里的角色,到底是他在玩故事,还是故事在玩他。 关于演员,演的最好的无疑是Edward Norton,虽然对他总是咧嘴的笑容感到审美疲劳,但他饰演邪恶的Roy的眼神实在吓人,个人觉得这是我看到他演技最棒的电影。他在后来的Fight Club(搏击俱乐部)也出演了同样类型的角色。后来看介绍才得知Edward Norton是凭借这部电影才走上大明星之路的。Richard Gere的招牌笑容实在没有差异,在麻雀变凤凰里就用过多次了,总是扮演大老板,大律师等成功人士,表演风格和戏路太窄。Laura Linney那时真年轻漂亮,今年奥斯卡女配角提名,这部电影是她首次登陆荧屏的电影,表演可圈可点。 想看点血腥但不是滥杀,想要悬疑,有点恐惧但又不恐怖,这部片子正好,这是一部需要动点脑子的片子,尤其是影片最后。

ps:顺便讲讲诺顿的debut,很多人都为他的演技折倒。我不否认这一点,但我想提请大家注意的是角色本身的可遇不可求。要知道,身体残疾、精神障碍、人格分裂,这样的角色缔造了多少熠熠发光的明星啊,钢琴教师、雨人、阿甘、美丽心灵、诺顿之后的作品FC……数不胜数啊!诺顿对Richard Gere的喧宾夺主,或许在接戏时就已注定。


后序

觉得我分析的还有点道理的朋友,可移步看看我对《禁闭岛》的影评《真相只有一个》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认为的结局与大部分人理解的大相径庭—因此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