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正义www.2003.com

2019-05-01 作者:线上娱乐   |   浏览(156)

看罢此片,你甚至会对自己一贯坚持的正义产生深深的怀疑——我们意图声张正义,惩治邪恶,但可以作为我们的支持的究竟有多少?法律?道德?还是一切可以看到听到的证据?
   马丁·威尔(李查基尔饰)这一律师角色从出场伊始就显得与正义无关,为了金钱抑或名声,他可以为任何人做无罪辩护。他说到:“真相就是我告诉陪审团并且想使他们同意的东西。”而女检查官瑞纳和前最高检查官尚纳士在罗森谋杀案中似乎代表了正义的一方——把一个手段凶残的杀人魔王送上绞架,这不是真正的正义吗?
www.2003.com,   但随着剧情的展开,我们不得不请出死者:教主罗森了,看看这位可怜的受害人生前都做过些什么?打着教会的旗号把慈善基金作为资本投入地产经营;意图把贫民区建设成为高价商铺,丝毫不管原住民的死活;更不必说令唱诗班的少年为其做色情表演以满足其变态的色欲了。如此的丑行让我们觉得,即使艾伦就是谋杀他的凶手也有其正义的一面。再看看他的朋友:前最高检查官尚纳士。这个家伙作为罗森地产生意的合伙人,在贫民区改建计划中所犯下的罪恶已经令人发指。为了维护他的改建计划,他甚至不惜与贫民区帮会头领做私下的交易(我们这位看起来粗豪的帮会老哥对他周围的贫民兄弟倒是相当的仗义),在遭到拒绝之后,就干掉了反对他的帮会头领。他是有罪的,而他需要辩护吗?不需要,他甚至未被调查,未被起诉,从而根本不用找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这样一来作为明眼人的我们就会感觉非常有趣了:罗森案件的起诉者女检查官瑞纳是在为一帮猪狗和一个镀金的“正义”服务,一切显得那么天经地义;而马丁律师却在为一个身犯一级谋杀的过街老鼠辩护,虽然我们都知道猪狗该死正义不该死,正义应该得到声张……
   啊,等等。我说到哪里去了,艾伦是一条好汉吗?我上面的话似乎有误导的倾向。这个人的一些故事大家从简介中有所了解,他并不是谋求一种“黑暗的公正”的惩罚者,如果他不故作无辜,我们似乎还会对他保有一线同情,但现在我们只能同情马丁、瑞纳等意图追求正义的律师了。
   可怜的马丁,我们现在可以负责的说他不是一个肯为人无原则地开罪的人。他也曾经是一位检查官,就在尚纳士的手下工作过,但他发现自己的工作与其追寻正义的初衷有所偏差,才改行做律师为无罪的人做应有的辩护。在本案中他尽心发掘证据,在了解尚纳士与罗森等人的卑鄙之处以后更是坚定地为艾伦做无罪辩护,我们抱着一种光明的心态可以把这看作是他意图维护被埋藏的正义。使艾伦免除死刑,维护这个正义的凶手是他维护正义的手段。不幸的是,他一在被假象所掩蔽,直到最后才发现,被开释的艾伦也是一个伪善的小人。
   可怜的瑞纳,虽然杀人偿命是一条天理,我们还是固执地认为艾伦(不是罗伊)不应该在如此的“正义”下被处死。但瑞纳追求的正义过于肤浅了,她的起诉满足了尚纳士的需要,但这本身与声张正义无关,因为尚纳士与死者罗森都有无数个该死罪行。
   我们可以说:他们被自己所追寻的正义抛弃了,他们追寻的并不是真正的正义。
   罗森死前在一次慈善聚会上发言时曾开了这样一个玩笑:“自从这许多年在告解室听忏悔以来,我没见过这许多政客律师齐集一堂。”言下之意不言自明,罗森此刻还是把自己作为一个纯洁的形象调侃着政客和律师的罪恶的,可惜这一点点纯洁在本片中也随着他生前资料的公开而轰然崩溃。
   对于本片我们不妨这样说:“自从这多年我追寻正义以来,我没见过这许多正义齐集一堂。”但很遗憾,我们偏偏在本片中找不到丝毫正义被声张的迹象。
   真正的正义从来不会显现于人的面前,它从来就不能被任何法律和道德维护,也从来不能被任何证据声张。法律可以不完善,道德缺乏强制力的保障,而证据则最容易造假从而蒙蔽人的眼睛。
   准确一些说:可怜的正义。

可怜的瑞纳,虽然杀人偿命是一条天理,我们还是固执地认为艾伦(不是罗伊)不应该在如此的“正义”下被处死。但瑞纳追求的正义过于肤浅了,她的起诉满足了尚纳士的需要,但这本身与声张正义无关,因为尚纳士与死者罗森都有无数个该死罪行。

我们可以说:他们被自己所追寻的正义抛弃了,他们追寻的并不是真正的正义。

这样一来作为明眼人的我们就会感觉非常有趣了:罗森案件的起诉者女检查官瑞纳是在为一帮猪狗和一个镀金的“正义”服务,一切显得那么天经地义;而马丁律师却在为一个身犯一级谋杀的过街老鼠辩护,虽然我们都知道猪狗该死正义不该死,正义应该得到声张……

真正的正义从来不会显现于人的面前,它从来就不能被任何法律和道德维护,也从来不能被任何证据声张。法律可以不完善,道德缺乏强制力的保障,而证据则最容易造假从而蒙蔽人的眼睛。

马丁·威尔这一律师角色从出场伊始就显得与正义无关,为了金钱抑或名声,他可以为任何人做无罪辩护。他说到:“真相就是我告诉陪审团并且想使他们同意的东西。”而女检查官瑞纳和前最高检查官尚纳士在罗森谋杀案中似乎代表了正义的一方——把一个手段凶残的杀人魔王送上绞架,这不是真正的正义吗?

可怜的马丁,我们现在可以负责的说他不是一个肯为人无原则地开罪的人。他也曾经是一位检查官,就在尚纳士的手下工作过,但他发现自己的工作与其追寻正义的初衷有所偏差,才改行做律师为无罪的人做应有的辩护。在本案中他尽心发掘证据,在了解尚纳士与罗森等人的卑鄙之处以后更是坚定地为艾伦做无罪辩护,我们抱着一种光明的心态可以把这看作是他意图维护被埋藏的正义。使艾伦免除死刑,维护这个正义的凶手是他维护正义的手段。不幸的是,他一在被假象所掩蔽,直到最后才发现,被开释的艾伦也是一个伪善的小人。

作为爱德华·诺顿的荧幕处女秀,可以说,诺顿演技全程在线。

对于本片我们不妨这样说:“自从这多年我追寻正义以来,我没见过这许多正义齐集一堂。”但很遗憾,我们偏偏在本片中找不到丝毫正义被声张的迹象。

罗森死前在一次慈善聚会上发言时曾开了这样一个玩笑:“自从这许多年在告解室听忏悔以来,我没见过这许多政客律师齐集一堂。”言下之意不言自明,罗森此刻还是把自己作为一个纯洁的形象调侃着政客和律师的罪恶的,可惜这一点点纯洁在本片中也随着他生前资料的公开而轰然崩溃。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可怜的正义www.2003.com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