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2019-05-01 作者:线上娱乐   |   浏览(195)

不疯魔不成活

看完《霸王别姬》的那一刻,霞姐问我,为什么最后程蝶衣选择自刎。当时我说,不知道。那天晚上一直没睡着,一直在想片子。是啊!为什么呢!后来知想明白了,真实历史里,虞姬自刎于霸王面前。而程蝶衣既然已与虞姬融为一体,那最后的结局依然是拔剑自刎。他穿着虞姬的戏服,画着虞姬的装束,以虞姬的方式结束了自己。这是真正的霸王别姬,是带有历史感和使命感的霸王别姬。

戏又怎么了 人生就是场戏 上台了那就好好演 演砸了 再没机会重来

是自个儿成全了自个儿。从一开始到结束。

文科出生的我 对比了教材里的文革 实在惊心动魄

有这么一个镜头。在他们大红后,演完一出《霸王别姬》卸妆时,程蝶衣为段小楼捏腰。程蝶衣又嫩又白又长的小手掐着段小楼的腰紧紧一提时。突然一下,我的少女心萌动了。我想,这个时候的程蝶衣对师哥的感情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是虞姬对霸王的爱。或许意识到了。所以才会说,要搭档演一辈子的《霸王别姬》。一辈子就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这个时候,菊仙出现了。对于段小楼来说,她代表着平凡普通的生活。对于程蝶衣来说,她是拆散他和师哥的破坏者。所以他是抗拒菊仙的。即使菊仙曾经请袁四爷救过他,即使毒瘾难受时菊仙曾给过母亲般的温暖。在文革时,他依然举报菊仙,最后造成菊仙惨死。是啊!在那样的一个社会和时代,霸王对虞姬来说是唯一的,段小楼对菊仙来说又何尝不是呢?在社会里,我们的身份太复杂。对于不同的人来说,又有着不同的使命。谁又能怪谁呢!

果不其然 段小楼自从贴上这个从窑子里出来的女人 程蝶衣就清楚 这出戏 是再唱不下去的了

文革被批斗时,程蝶衣对段小楼说,师哥,是我们自个儿走到这一步的!从政治层面分析问题过于浅显,因为政治对人的影响是相似的。做出改变的,关键还是在人。程蝶衣从生到死都是为艺术献身的。他被母亲抛弃,为了能进入戏班学戏,他母亲为他割去多余的手指。童年苦苦学戏。后来,给日本人唱戏,那个青木,他是懂戏的。无关政治无关救人的情谊,只是因为懂戏。国民政府统治时期,不管台下多么骚动,他依然在台上唱、舞。被批斗时说,如果青木还活着,京戏早就传到日本国去了。新中国成立要改戏,他偏偏不,认为京戏讲究的就是那个情景。最后,他化身虞姬而死,死在了自己的戏里。我在想,艺术是无罪的。如果不牵扯政治,没有文革,没有侵略。是不是我们今天还能看到更精彩的有情景的国粹。只是假设。程蝶衣的结局就是这种假设的结局。真正纯洁的是不融于世的。

“段小楼你狗肺狼心”

是世道吗?小豆子是妓女所生之子,似乎就注定了这一生是悲惨的。那些小小年纪的学徒,他们的童年生活多么悲惨啊!让人心疼,为他们的努力,为那个时代下层贫苦的百姓。是啊!他们得挨多少打才能成角啊!小豆子天生就是虞姬吗?也不是。他在背《思凡》的时候,因为“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挨了多少打骂。是跟他有着革命友谊的小石头把烟头塞进他嘴里他才改过来的啊!师傅不断地给他们灌输“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的观念。是这些外力不断地推动他成为一个戏痴的啊!

其实 霸王别姬 这部电影很早就想看了 不过最好的东西还是要 留到最后

不疯魔不成活。第一次见到这句话,是在高三的一篇阅读里。那篇文章的内容是已被定选出演程蝶衣的张国荣为了演好程蝶衣这个角色,苦练京剧,达到了不疯魔不成活的境地。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在影片里,这句话是段小楼对程蝶衣的评价。能说段小楼的霸王不好吗?不能。他演得同样很出色。仅仅是演。他是把戏当戏的人。而程蝶衣是把自己当戏的人。他对师哥的情谊,对艺术的追求,全在霸王别姬这出戏里了。而这情谊,是虞姬对霸王的情谊。

一开始是不喜欢菊仙 这女人太厉害太泼辣 她把家当首饰一并丢给老鸨时 那个凌厉的眼神能让我一下想起王熙凤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往日时光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霸王,别姬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