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归处

2019-05-01 作者:线上娱乐   |   浏览(103)

人生慢慢,人活着意义是什么?世界70亿人忙忙碌碌到头来为了什么?人活着应该要有一份执着,有一份那种只属于我别人看不懂,看不起,看不上的执着,随波逐流你只是重复了别人的生活到老时觉得回忆匮乏,正如陈蝶衣一般,我是虞姬便是一辈子的虞姬,我是戏子那我便唱一辈子戏,我喜欢段小楼跟世俗无关别人即使对我指指点点对我百班阻扰我依然执着于我,我要证明的不是什么与世人划清界限,我要证明的是我爱一件事便是从一而终此生无遗憾,到老时夕阳西下嘴角带笑与儿孙促膝长谈说不完的光辉事迹,人生理应从一而终,活着不应该做个假霸王,要做就做个真虞姬!

这是我第一次看张国荣的电影 眼睛指尖处处都是戏啊 “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给他的人物设定已下从一而终 真虞姬 假霸王 我不知道段小楼怎们能说出如此绝情的话,说真的当段小楼说程蝶衣“无疯魔不成活”的时候,我都替蝶衣感到心痛,痛心一生心系于一人,一生伤自一人,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蝶衣不过在这场梦中执着罢了,他活在虞姬霸王结局惨绝人寰的爱情之中,也始终相信霸王也能像他一样从一而终,可是往往懦弱没法让他领悟,对活着什么事都能过去,活着也使段小楼在黑暗的四人帮时代失去了蝶衣失去了菊仙,他那一点点懦弱让菊仙上吊自杀,含泪离去,虞姬自刎让离别21年再次同台的两人的耳边回荡起起那京戏《霸王别姬》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梦归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