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文化遗产策展的新路 考古人应跳出传统作业

2019-05-06 作者:艺术   |   浏览(152)

  作者:高大伦 来源:中国文物报

近年来,国内一些文化遗产类展览因其创意独特、形式多样而聚起了人气,获得了广大观众的热捧。而洞悉这类展览背后的策展思路等密码,是众多同行的共同心愿。

  2013 年,我们曾把我院在那之前十多年来做过的几个文化遗产展陈创意策划方案汇集成书出版,即《文化遗产展陈创意策划方案集》一书。该书是为纪念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成立60 周年出版,初衷是想总结我院所做的文化遗产展陈业务,纠正大众关于考古工作仅仅是挖宝的根深蒂固的印象,从而展示考古人的多面业务人生。《文化遗产展陈创意策划方案集》出版后,不断有朋友索要,偶尔也有一些单位请我们去交流文化遗产展陈创意策划的经验,甚至还有单位径直上门,委托我们编制策展方案。因此,三年来我们又累积完成了几项方案。常遇朋友或同行与我们探讨文化遗产展陈创意策划的做法和经验,我们想,与其一一解释,不如公诸于世,任方家评说。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主编的《文化遗产策展方案集》尚未推出,就引起了文物考古界的普遍关注。近日,该书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是该院在参与和主导历史文物考古类策展方面的探索与尝试。

  本书收录了我们近几年完成的4 个文化遗产展陈方案,以下我想在此一一介绍下方案的编制背景。

www.2003.com,考古类文化遗产的展览,是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积极探索、拓展考古人新角色的领域之一。为纪念该院成立60周年,2013年,该院曾出版《文化遗产展陈创意策划方案集》。而新近出版的《文化遗产策展方案集》则为该书的续篇。

  第一个策展方案是《解码汉时阙》

《文化遗产策展方案集》收入了该院今年完成的4个文化遗产展陈方案,即《解码汉时阙》《三星堆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大纲》《“雅州古城”概念性规划及策展方案》和《考古宜宾五千年》。

  渠县是中国汉阙之乡,渠县县委县政府计划建汉阙博物馆,时逢我院正在渠县城坝遗址发掘,县文物部门前来向我们咨询。鉴于汉阙博物馆规划展示的文物只有6 处7 个不可移动的汉阙,因而可以说是没有博物馆可陈列的文物。听闻因渠县拟建汉阙博物馆,有不少策展公司闻风而动,自告奋勇可以拿出很好的展陈方案。只有我们把缺少陈列文物建博物馆的无操作性,以及建成后博物馆开放经营的利弊评估,向渠县方面如实相告。然而,渠县的汉阙博物馆仍势在必行,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坚持委托我们编制策展方案。此后我们还从专业角度出发,先完成了县境内汉阙遗址的调查、钻探和试掘工作,并编制了保护规划。汉阙博物馆展陈方案的编制亦将考古新成果和保护新认识融入到了展陈大纲中。经此,我们对渠县汉阙的认识更加系统,展陈大纲的内容出奇丰富,我想这是其它任何一家策展的公司很难想到,即使想到也不会大费周章去做的工作吧。《解码汉时阙》去繁从简,化雅为俗,设计了“汉阙的故事”“汉阙上的故事”“故事里的故事”“汉阙主人的故事”4 个版块。曾听闻现场参观的当地老百姓说,一直以为汉阙很高大上,看上去冷冰冰的,难以亲近,但是看完展览,通过听故事的方式学到了许多汉阙的背景知识,既容易看懂,更记得住,还深深感受到了汉阙的亲和力。我们把这种评价视为对展陈方案的最高褒奖。

这部方案集是集体成果。该书主编、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表示,多年来,在业界和社会上似乎都颇为流行一种说法,专家做的展览,尤其是考古专家做的展览,只有专家才看得懂。这是把专家做的展览绝对化了,因而把专家和社会大众对立起来。搞科普的都明白一个非常浅显的道理,没有专业研究就没有科学普及;没有精深的专业研究就做不好科学普及。我们愿积极行动起来,通过一个个考古成果展览的精心策划,尽力做好公共考古,也就是大家所说的考古科普工作。事实上,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多年来都把策划好展览视为是做好公共考古的重要抓手。

  第二个策展方案是《三星堆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大纲》

他还称:“这几年‘文化创意产业’的概念提法较多,很是流行。我们认为展览策划也应归属于文化创意产业。一个好的展览策划,往往能带来观众的大批涌入,还能带动相关产业发展的效应。三年前,我们的《文化遗产展陈创意策划方案集》出版时,和者不多。然而,现在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已上升到国家层面进行规划和督促。我们认为,在这个文化创意产业大发展的时代,考古人不能仍停留在‘挖出文物—编写报告—发表研究论文 ’的传统作业模式里,理当在坚守传统工作的基础上,积极拓展新的方向,主动投身到包括文化遗产策展在内的文化创意产业这种新型事业中去。我们完全赞成复旦大学高蒙河教授在‘首届中国考古大会’的演讲中发表‘考古人要参与到考古类展览的策展中’的倡议。同时我们亦认为,在具有条件并时逢机会之时,步子还可迈得更大些。正如2015年秋天我在武汉参加‘文化遗产保护论坛’时曾提出‘考古人应尽可能主导历史文物考古类的策展’。”(来源:中国西藏网)

  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是中国大遗址保护的新举措。我院陆续发掘三星堆遗址六十多年,还在遗址里设置了考古工作站,对三星堆的了解和研究较为全面。据说先后有多家单位做过规划方案,但是没得到遗址管理方和专家的认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接手了这一具有挑战性的工作。项目初期,我们的思路是,全国有数十个考古遗址公园,如果对遗址内涵不进行深度提炼,展示就可能零乱无章,或者说展示的是同类遗址高度同质化的遗迹。因此,我们将遗址公园规划的思路调整为:提炼主题、串起线索、突出重点、强调特点、做大看点。最后完成了以“一个都城遗址、两条旅游线路、三片遗址区域、四大互动工场、五个重要看点”为主题的《三星堆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大纲》。

  第三个策展方案是《雅州古城概念性规划及展示策划方案》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探索文化遗产策展的新路 考古人应跳出传统作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