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003.com】余德耀先生获颁法兰西共和国荣誉

2019-06-26 作者:艺术   |   浏览(100)

余德耀做艺术的快感,跟之前做企业家时的快感完全不同:企业家的快感大多来自数据,而数据背后很多烦心事,股票涨跌,心情就涨跌。但是投身艺术之后,很多事情让他心里美滋滋的,根本不需要别人奉承

法国驻上海总领事柯瑞宇先生代表法国总统为余德耀先生颁发勋章,他在授勋致辞中对余先生的事业和贡献给予极高评价:

不惜血本也要做出专业的展览,除了高额的保险费用,余德耀美术馆还延请了卢浮宫的专业展场设计师来做stagedesign,大机库改建的大厅体量特别巨大,而贾科梅蒂的雕塑作品尺寸往往很小,这就对展厅布置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包括等比例地再现贾科梅蒂的工作室,以及把所有的头部雕塑和油画头部素描一起陈列,这些独创性、学术性的想法,最后出来的效果非常好。”

余德耀先生在获颁勋章后诚挚感谢了法国政府和支持余徳耀美术馆的各界人士,同时发表感言:“在筹建余徳耀美术馆之初,我一直笃信,‘如能做到优秀,为何只做到一般?’艺术是一种无国界的语言,能够使用这一语言促进中法文化之间的交流是我的荣幸。作为一名爱国华侨,我也希望尽一份绵薄之力,通过美术馆的平台能让中西当代艺术互动、交流!希望社会各界支持余德耀美术馆,不管是来美术馆看展览,还是咖啡馆坐一坐,点点滴滴,都是帮助。”

这是已故雕塑大师、画家阿尔贝托·贾柯梅蒂有史以来全球最大个人回顾展,也被海内外多家媒体评为年度最佳展览。

余徳耀美术馆是中国最具前瞻性的私人美术馆之一,自美术馆开办之日起就成为文化艺术地标。余先生透过独具慧眼和魄力的藏品, 以及在中国独一无二的展览计划, 把余德耀美术馆打造成法国艺术机构或艺术名人在中国的首要对话者之一。

他和巫鸿有个君子协定,“我说巫教授,你做你的策展,我不干涉。你要从我的藏品里面选任何一件,或者你要借展,你决定就可以,我不参与。但是我的收藏,你也不要参与。如果我买错了,你要告诉我。但是请让我自己做决定。因为这个决定对我来说有一种成就感,如果我要靠我的顾问或者学者朋友帮我决定什么可以买,什么不可以买,我就不会努力去学知识,我必须保持我自己的独立性。”余德耀说,虽然自己尊重知识和经验,在决定是否收藏的那一刻,他还是更相信第六感,相信激情和强烈的感动。

余先生把贾科梅蒂最大规模的回顾展带到中国,独到的展览品质历历在目,极高水平的布展凸显了这些精美的作品。有幸参观了展览的人都将终身难忘。

他常常告诫手下:收藏家可以买下一堆错的作品,但是美术馆不可以做一个错的展览。收藏一时冲动,事后后悔,这很常见,但是美术馆一定要在学术上经得起推敲,因为任何一个展览,都牵涉到整个团队两年以上的筹备和反复沟通,如果还选错,那就是原罪,就说明美术馆出现了系统性的bug。这样的错误,他不讳言,余德耀美术馆也曾犯过一两次,今后要极力避免。

在西岸这片文化沃土上,由老机库改建的余德耀美术馆正在成为当代艺术发生发展的重镇、中西方文化交流的新地标;同时,也日益成为普通市民欣赏艺术、休闲会友、追求艺术生活方式的好去处。作为非营利机构,余德耀美术馆积极支持艺术教育事业,每年持续不断地举办丰富多彩的公众教育活动,尤其重视儿童教育,致力于“把艺术的乐趣带进生活”。正如余德耀先生所言:“我希望发挥美术馆本身的公益性与教育职能,可以使每一个愿意接触到艺术、树立自己艺术理想的人能在这里找到通往艺术之门的钥匙,真正成为一个公众的美术馆”。余先生也在不断探索美术馆未来的发展之路,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将私人美术馆真正公共化,使其在更广阔的平台上造福社会大众。

www.2003.com 1图 / 受访者提供

www.2003.com 2余德耀先生致辞

余德耀基金会曾经多次赞助中国艺术家在海外的展览,也多次为海外艺术机构捐赠作品或赞助项目,比如向蓬皮杜艺术中心捐赠丁乙的重要作品等等,这些事情,如果对方不宣传,余先生自己也就不吭声。“他们不报道,那我也就静静的。”他说,艺术的快感,跟之前做企业家时的快感完全不同,企业家的快感大多来自数据,而数据背后有很多烦心事,股票涨跌,心情就涨跌。但是投身艺术之后,很多事情让他心里美滋滋的,根本不需要别人奉承。比如刚刚牵线了蓬皮杜和西岸的结缘,如果未来有一天,蓬皮杜能够落户西岸,他就会觉得自己的工作是有价值的,不白过。

余德耀先生是优秀的企业家及伟大的慈善家,同样也是一位重要的文化赞助商,创立了出色的美术馆, 是眼下当代艺术舞台上最具活力和最具影响力的收藏家之一。带着对艺术的激情,余先生为法国当代艺术在中国的认知付出了诸多努力。

把收藏永远留在中国

秉承“收而不藏,与众乐乐”的理念,余德耀先生在上海完成了其长久以来的艺术梦想,建立了余德耀美术馆。自2014年5月开馆以来,美术馆成功举办了“天人之际”系列展览、“南辕北辙:杨福东作品展”、“雨屋”、“阿尔贝托 · 贾科梅蒂回顾展”、“安迪·沃霍尔:影子”、“波普之上”、“孙逊:谶语实验室”、“KAWS:始于终点”、“周力:白影”等一场场脍炙人口的艺术大展;致力于让中国观众了解国际当代艺术,更通过横跨中西的展览使世界关注中国,聚焦上海。

收藏就像扣链,历史脉络上每一个重要的艺术家都是铁链的一环,每个艺术家又有不同的阶段,哪里缺一环,补上了,链条就逐渐完整起来。

作为爱国华侨、慈善家与收藏家,余先生创办了余德耀美术馆和余德耀基金会以传播文化理念、推动当代艺术发展。早于2011 年,余德耀基金会就开始积极介入中法文化的交流中,将中国当代艺术家张洹的《佛手》借展于法国迪纳尔艺术宫举办的“老大哥”一展;2012 年借展藏品《有其母必有其子》助力蓬皮杜艺术中心举办的阿德尔·阿贝德赛梅个展“我是无辜的(Je Suis Innocent)”。此后,基金会又于2013 年赞助了法国巴黎市立现代美术馆的曾梵志个展,并于2015 年5 月向蓬皮杜艺术中心捐赠了中国当代艺术家丁乙的油画作品,以进一步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层面的发展。2016 年3 月,余德耀基金会与巴黎贾科梅蒂基金会合作,举办已故雕塑大师、画家阿尔贝托·贾柯梅蒂有史以来全球最大个人回顾展,该项目也成为“中法高级别人文对话机制”第二次会议中唯一一个签约展览项目。“阿尔贝托·贾科梅蒂回顾展”因其精良的策划和布展,被海内外多家媒体评为年度最佳展览。

除了《贾柯梅蒂回顾展》、《安迪·沃霍尔:影子》等国际级大师的个展,余德耀美术馆还做了大量旨在弘扬本土艺术家的学术性很强的展览,比如《南辕北辙:杨福东作品展》、《秦一峰展》、周力的《白影》、孙逊的《谶语实验室》、周铁海的《必须》等等,“我希望我们的美术馆能发掘和帮助本土的艺术家,而不是只有别人的东西。现在美术馆有一点国际上的名望了,国外顶尖的学者、策展人、馆长都会过来,他们以前对中国艺术是视而不见的,我要逼他们去了解。就像小汉斯这次看到周铁海的展览就很受刺激,问了很多问题。包括之前周力的展览也很轰动。我们不会选择那些被市场裹挟着、不断复制自己的艺术家,我希望把我们对真正优秀的艺术家的关注和判断呈现出来,默默地去帮助本土的艺术家,尤其是那些被严重低估了的艺术家。”

此外,余德耀基金会还向诸多世界各地的美术馆捐赠和出借重要作品,并赞助和支持相关艺术项目。在过去数年间,余徳耀基金会曾赞助了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览会、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瑞士洛桑爱丽舍博物馆、纽约布鲁克林美术馆、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威尼斯双年展(2013、2015 年印尼馆 )、美国萨凡纳艺术中心(2015 年徐冰个展)等在内的诸多国际机构和艺术项目;并曾为多次国际大展借展黄永砯、徐冰、张洹、丁乙等著名艺术家的作品。基金会通过持续不断地与世界顶级艺术机构进行深入对话,将亚洲文化和艺术带上世界舞台,并有效地促进了中西方文化交流。

他曾在不同的场合说过,很多伟大的公共美术馆前身都是私人美术馆,那也是他未来的理想。比如说MOMA,V&A,这些美术馆本身结构很完整,虽然是民营,但是也可以接受公共的捐赠,同时它有理事会,共同决策并制定行为规则,而不是只受控于某个家族,或者只受控于某种不受监控的私愿。一旦成为公共美术馆,创始人或收藏家家族就不再具有绝对的权限。“理事委员会通过选举产生,这个委员会可以决定美术馆的大政方针,包括馆长人选和美术馆的发展方向,就好像变成一个上市公司,但是这个上市公司的股东并没有利益,只有义务。”作为亚洲的顶级收藏家,余德耀自己就曾在英国泰特美术馆担任亚太地区委员及收藏委员,深知这同时是一种责任和光荣。

www.2003.com 3余德耀先生荣获法国荣誉军团军官勋章授勋仪式

这句话并没有让余德耀焦虑,反倒令他释然了,既然是必经的历程,那么,来吧!他有意识地补充相应的艺术知识,也交了许多诚挚的艺术圈通人,向那些学问人品都出色的学者和策展人请教,浓厚的兴趣加上学习能力让他没有走太久的弯路,待到第四年、第五年,他明显上了正轨,收藏的眼光和藏品的品质都有了质的飞跃。

www.2003.com 4法国驻上海总领事与余先生家人合影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2017 年8 月13 日晚,法国政府在余德耀美术馆为著名慈善家、收藏家、美术馆和基金会创办人余德耀先生举行了“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军团军官勋章”授勋仪式,以表彰他在中法合作以及推动社会进步和人类福祉方面所作出的的杰出贡献。

余德耀对装置艺术着迷,不光是因为体量和与之匹配的雄心,他觉得强烈而直观的艺术形式,已经超出了美学的范畴,可以承载政治、哲学、心理、社会、人类学等复杂层面的意义,观点更加丰富和多元,“装置艺术可以说是三维艺术,也可以是四维艺术,甚至五维艺术,包含着时间线索。当然很多装置艺术是很难收的,并不是每一个藏家都愿意收这个。”

授勋仪式当日,余德耀美术馆亦同时举行了倍受公众欢迎的“KAWS:始于终点”大展闭幕活动。展览将情感和童趣注入严谨的学术空间,在不同年龄层次和背景的观众心目中引起强烈共鸣,在余徳耀美术馆开幕以来,持续引发轰动,成为年度关注度最高的展览之一,亦在美术馆三周年之际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未来,余德耀美术馆将继续通过高品质的国内外艺术展览与公众项目,进一步加强与国际机构之间的互动,为公众的艺术生活、为中国的当代艺术事业、为美术馆运动的发展以及各国文化的交流发挥所长,将世界的目光引向上海。

虽然申请了美术馆的牌照,也免费供人参观,但是在印度尼西亚,当代艺术的氛围并不太好,观者寥寥。“我们开了五六年,办了很多很好的展览,”他特意留心每天的人流量,“开幕当天一般有几百个人来,开幕过后,每天就三十个人、五十个人。”

余先生是一位远见卓识的企业领导, 一位慷慨无私的人道主义者。通过为当地社会创办慈善协会,特别是帮助贫困儿童入学, 余先生为反对歧视和维护社会和谐不遗余力地奉献。

让余德耀美术馆声名鹊起的一役是“雨屋”,在此之前,他只是在艺术业界有口碑,但大众对余德耀美术馆的认知并不充分。“雨屋”开展的时候,全上海的地铁里都贴了“雨屋”的海报,那些下着雨的房间的剪影照片更是在微博上掀起一阵传播旋风,二十多万人涌进上海西岸的余德耀美术馆展厅,要一睹这个奇幻的互动展览。

余德耀先生授勋仪式于8 月13 日在上海余徳耀美术馆举行。包括法国驻上海总领事柯瑞宇先生、印尼驻上海总领事宁乔恩、美国驻上海总领事Sean Stein、上海及广州相关政府部门领导代表等在内的诸多社会各界人士出席了授勋仪式。

两天后,8月13日在余德耀美术馆,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军团军官勋章颁发给了他,这是法国政府颁授的最高荣誉,也是世界上最为着名的勋章之一。曾经得到这一荣誉的华人只有董建华、陈竺等寥寥几人。历来这种荣誉勋章的海外颁奖都在领馆,意即在法兰西的属地授勋,这一次移到美术馆也是破例。大伙儿都知道,余先生病重,要为他节省体力。在他的主场授勋,亦可视作对他这些年在艺术领域的功勋进行褒奖。

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军团勋章是法国政府颁授的最高荣誉,自1802 年设立以来,是世界上最为著名的勋章之一。获此殊荣的国际人士需要从事公共服务20 年或专业工作25 年以上,对推动法国文化,促进社会创造力和推动人类进步方面作出杰出贡献。该勋章由法国总统签署命令,主要颁发给法籍人士;此次颁授的军官勋章在中国,仅有董建华、陈竺等曾获此殊荣。

他很痛心,甚至有一种明珠暗投的感觉,觉得浪费了这么好的艺术,于是他决心把美术馆带到中国,带回它们的故乡。

余先生对中国文化在法国的大力支持同样功不可没,曾为蓬皮杜艺术中心,BernardMagrez 基金会、Dinard 美术馆等重要机构出借个人藏品,也曾捐献过个人收藏。余先生是一个勤奋,勇敢和有着坚定信念的人,且感性而慷慨。今天,法国对这位企业家、艺术赞助人和爱好者深表感谢和敬意。作为对此非凡经历以及伟大人格的感谢与报答,今天,我非常荣幸为余徳耀先生颁发法国荣誉军团军官勋章。

收藏无需代劳

收藏界有个共识,积年的藏家有时甚至比鉴定专家更专业。无他,只因他们是要自掏腰包真金白银买东西的,不像鉴定专家只需动动口舌,不担太大的风险,较真程度也就天然缺了一截。余先生收藏到第三年还在苦恼,有一次,他跟严培明聊天诉冤枉:你看,我大价钱也花了,可还常常买不到好东西,老是交学费,这是为什么?

他很少接受采访,这位印尼的农业大亨秉承了老派华侨企业家的传统,认为做大于说,对频繁在媒体上抛头露面总有一丝不习惯和不认同。他的团队不断地说服他——民营美术馆是文化的事业,又是起步阶段,曝光率很重要,艺术普及总是需要人出面鼓与呼——他才在美术馆开幕前后接受了几家媒体的访问,之后,又是沉寂。

毕其功于一贾科梅蒂

另一个为余德耀美术馆攒下专业口碑的展览就是2016年的贾科梅蒂大展,虽然是私人美术馆,但是这个展览被誉为中国与法国之间最高级别的文化交流。“一开始我们决定展出50件作品,慢慢又增加到100件,最后在北京签约的时候,刘延东副总理跟法国外交部长签约,晚上的庆功宴,我就跟贾科梅蒂基金会总监凯瑟琳·格雷妮尔讲,既然这个展览已经是国家级别的文化项目,我们能不能做成全球最大的贾科梅蒂个展?毕竟中国有近14亿人。凯瑟琳说,可以,但是成本很高。我说,没有关系,我愿意付出。”

本文由www.2003.com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www.2003.com】余德耀先生获颁法兰西共和国荣誉

关键词: